返回上一頁 第三百五十三章 戴孝 回到首頁

第三百五十三章 戴孝
隨身帶著玉如意第三百五十三章 戴孝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樂浪摘了白茶花來到前廳,給心愛的老婆泡了一杯飄著淡淡白茶花香的茶水喝,然后自己吃了早飯,拿著鋤頭往山上走去。更新

山間草木青翠,經過一夜細雨滋潤,有些樹上都冒出了新芽兒。

這個時節正是珠李成熟的時候,一些紅得黑的珠李掛在枝椏間,上面還有些水珠,看起來鮮嫩欲滴,煞是饞人。

樂浪忍不住摘了一把下來,在旁邊的山泉之中洗了一下,就扔進了口中。珠李的味道新甜新甜的,可惜就是沒有肉,只能嘗嘗味道。

珠李的籽很大,所謂的果實其實不過就是蒙在籽外的一層皮,如果想吃它果肉的話,估計要等下一世人。

山間的小鳥在樹枝間歌唱,小松鼠在樹上跳來跳去,一切都是這么的恬靜、自然。樂浪看到一些樹上長著的大朵大朵的木耳和山菇,還有地上也長出了青嫩的野菜,他記下了地方,想等回來后再順手采回去。

自從老婆有了孩子后,樂浪就很少出來,這一陣子因為老婆坐月子,他更是沒有到山上來過一次,連酒廠叫人過來到香蕉園割香蕉他都沒有上來看,也不知道香蕉園怎么了。

一陣子沒上山,沒到香蕉園走走,他心中滿滿的都是牽掛。什么東西處久了就都會有感情,這田地也是一樣,久了,就會割舍不下。

來到香蕉園,樂浪把猴子、大肚豬巨蜥給放了出來,讓它們在山間鬧騰。大象他就不敢放出來,要是讓人看到了,那可就沒法解釋了。他打算等玉如意空間里面的大象多了以后,在大虞山脈中找塊可以讓它們繁衍生息的土地,給它們種一大片香蕉、果樹,讓它們在里面快樂、自由自在、無憂無慮的生活,玉如意空間雖好,但始終還是太小了。他相信,以小溪村和大虞山脈附近幾個村子如今對大虞山脈的保護程度,即使這些大象在外面,也沒有人敢偷獵。

接著,樂浪又把阿花放了出來,阿花在正在里面大口大口的吃著大海魚,享受著幾只小象的海水噴浴,沒想到一眨眼就到了外面,一時瞪大了眼。轉頭看到眼前的樂浪后,連忙把口中還咬著的大海魚放在他的面前,討好的搖著尾巴,扭著腰,還不時的把它吃了一半的大海魚往樂浪身邊推。

樂浪可不睬阿花這套,對著它說道“把魚吃了就回去,不要老是跑出來,知道嗎?”

阿花好像聽得懂,聽了他的話頓時把頭轉到一邊去,不再理他。

樂浪看了,知道它又脾氣了,也不理它,拿出鋤頭自去鋤地了。一陣子沒來,這香蕉地里的草都快長到膝蓋上了。他的屁股后面,大肚豬緊緊跟著,這家伙就是典型的跟屁蟲,樂浪去哪他跟到哪,像猴子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阿花盤著身子把大頭趴在身上,一臉的憂愁。它裝做不理樂浪,卻又偷偷的看著樂浪鋤草,聽到樂浪讓它走,它連吃魚都感覺沒有味道。

“吱吱、吱吱”

猴子不知從哪里摘來兩根大香蕉,在阿花面前搖來搖去,阿花瞄了一眼,沒有興趣,繼續趴在那里。猴子看了無趣,拿起香蕉剝起來吃,一邊吃一邊看著阿花。這只猴子是十足的調皮鬼,不過在玉如意空間里很受歡迎,連一大堆野雞都跟在它屁股后面轉。它還很喜歡到處交朋友。

有一次,它爬到白玉蜂箱前想跟白玉蜂交朋友,可惜人家不理它,看到它還以為是想偷蜂蜜的侵略者,一窩蜂的飛過來對著它猛蜇,幸好這猴子機靈跳到水中去,要不然,現在估計已經化作玉如意空間里的養料了。沒交到朋友,還被白玉蜂蜇了滿頭包,弄得它那陣子整天整夜的吊在玉如意空間里的香蕉樹上哀嚎。

樂浪賣力的鋤著香蕉地里的雜草,今年因為老婆生孩子,忙的他連地也顧不上,鳳梨地里也一樣,都是雜草,還有綠竹和麻竹那邊。

今年因為忙,連初舂的時候都沒有到綠竹和麻竹地里去施肥,現在差不多快出筍了,連竹林里的土都沒有埋,這筍要是不埋土,長出來的筍就不好。樂浪感覺他今年的生活真是太糟糕了,不過少卿給他生了三個孩子,讓他充滿了沖勁。

其實,到了現在,樂浪已經不差這片山地里出產的香蕉、鳳梨、竹筍這點錢,但他仍然興致勃勃的勞作著,不是為錢,這是生活,這是他的樂趣所在。他從小就喜歡“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那種脫凡俗的田野生活,他就喜歡這樣,即使一輩子庸庸碌碌,他也情愿。

鋤了一上午的草,樂浪才把香蕉地里的雜草清理完,看來下午還有得忙。看看天色,快中午了,樂浪也不再除草,收起鋤頭,準備回家。一邊看著樂浪的阿花看到他要回去,連忙爬過去討好的往他身上猛蹭著。樂浪一看,阿花那帶出來的大海魚還躺在那里,出來是什么樣,現在還是什么樣,都沒動。看到阿花不吃,樂浪就把大海魚收了起來,這東西不能放在外面,不然讓人看到非大驚小怪不可。

再看了阿花一眼,也不管它,徑自往山下走去。

猴子和大肚豬跟在樂浪的屁股后面,阿花也一樣,緊緊的跟著。樂浪走幾步路就趕阿花回去一下,可阿花就是不聽,死皮賴臉的跟著,看到樂浪罵它的時候,它就耷拉著腦袋趴在地上,像只可憐失愛的哈巴狗,要怎么可憐就有怎么可憐。又走了一段路,看到阿花實在不愿意回去,他只好妥協。

樂浪對著一臉可憐相的阿花說“今天再呆一天,明天就回去,知道嗎?”

阿花聽了,頓時高興起來,使勁的搖擺著身子拍打著尾巴,樂得屁顛屁顛的。樂浪一看,一臉苦惱,一把把它和猴子、大肚豬一起收進玉如意中,他要不是怕大山村里的佘毛擔心,他管它在外面待多久。

路過長滿水芹菜,爬滿了山蟹的山中小溪,樂浪就想割一些水芹菜回去吃,又想到自己空間里好像有栽,就進入空間里面看了一下,現淡水湖邊,一簇簇的水芹菜長得非常旺盛。就拿出刀來割了幾把,還抓了一些大山蟹,忽然,他想到喂奶的女人好像不能吃山蟹的,連忙把山蟹又放回水中。

驀然,他又看到淡水湖旁邊以前種的高大蕨類植物上長著青嫩的芽兒,連忙走過去摘了起來,這些大蕨菜回去過一下水炒肉片,可是好吃得不得了。摘好后,他把摘下來的這些東西暫時放在玉如意空間里,等快到家的時候再拿出來,省的老是拿在手里。

來到早上看到木耳和山菇的地方,樂浪從玉如意空間里拿出袋子又采了起來,至于野菜,家里常年一大堆,就沒有必要摘了,留著給山林里的生靈享受吧。

回到家中,三郎已經放學了,在大廳里逗著三個小家伙玩,三郎很喜歡三個小弟弟、小妹妹,喜歡拿著東西逗著他們,幾個小家伙看起來也很喜歡三郎,看著他就直笑。

進到院子,洗了下手,樂浪就打算人廚房炒菜,用今天帶回來的山野之物烹出一道道美味佳肴,不想,口袋中的手機響了。

“喂…是海龍啊,最近怎么樣?…哦…知道了…好…我明天就過去…嗯…就這樣。“樂浪打完電話,不由深吸了一口氣。剛剛海龍打電話是過來報喪的,他的親爺爺死了,叫他過去戴孝。說實在話,他對這個爺爺沒什么好感,甚至沒有什么親情的感覺,小時候還小的時候叫他爺爺就從來沒有應過,甚至連搭理也不搭理,后來他再看到也懶得再叫了,再后來搬到小溪村后就再也沒了音訊,現在接到死訊,還真是突然。”阿浪,誰打的電話。”少卿在旁邊問道。

“是我表弟,說爺爺死了,要我回去戴孝。”

人死如燈滅,一切所謂的恩怨就都全部一筆勾銷,而且樂浪對這個爺爺也沒有什么恩怨,連恨都談不上。

“那三個孩子怎么辦。”少卿聽了,立馬想到了三個孩子,兩個大人都去戴孝,留著三個孩子在家里可不行,帶過去,就更不行了。

“你就不用去了,我去就好。”三個孩子還在吃奶,少卿根本不可能,戴孝的事由他替著就行。

“嗯…”少卿聽了,點了點頭,她確實是不能離不開。

隔天一早,樂浪就叫村里的一輛私家車載著他回老家,廠里的車經常要出差,他這一去可能要幾天,不能把車占著。這時,樂浪忽然感覺廠里只有一輛車實在是太少了,回頭得再買一輛。

未完待續

div

隨身帶著玉如意 https://ygdzr.com/baidu/11001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