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三百四十七章 酒廠出事了(下) 回到首頁

第三百四十七章 酒廠出事了(下)
隨身帶著玉如意第三百四十七章 酒廠出事了(下)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面對樂浪的質問,阿柳另一個沒被樂浪踢出去的兄弟很是不屑的說:,“良心,良心一斤能值多少錢?我們是阿柳的兄弟,是阿柳的娘家人,向這小子要聘禮是天經地義,要是這小子不給,我們就天天來鬧,鬧到這廠子開不下去,這小子離開為止。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你個香蕉芭樂”樂浪都被氣笑了,一腳把他踹了出去,兩個兄弟被踹得滾做一團,被其他幾個親戚扶了起來,不過抱著肚子說不出話來。

看著他們的狼狽樣子,趙仲在里面嘿嘿笑著,臉上的疤痕看起來十分恐怖。

,“看來有些事情你們弄錯了,我跟你們說一下,阿柳已經嫁到我們小溪村了,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嫁到我們小溪村就是我們小溪村的人,雖然他前夫死了,但只要她一天沒改嫁,她就一天是小溪村的人,什么聘禮婚禮的都不關你們的事,知道嗎?”樂浪指著阿柳兩個混賬兄弟說道。

這時候,他們兩人稍微緩了過來,聽了樂浪的話,硬氣的說道:,“什么不關我們的事,我們是阿柳的娘家人,以后在夫家受了委屈可以讓她靠,給她撐腰,要是不給聘禮,他們就別想結婚,你們也不用干活了,今天我們就在這里呆著,哪也不去。”

聽了這兩個混賬說的混賬話,樂浪氣極而笑”“好,很好。媽的,看來我南州阿浪修身養xìng久了,都讓人忘了。一群混賬東西,你們站著,老子今天要不打斷你們的tuǐ,老子就不姓樂,跟你們姓柳。”說完,就沖進酒廠里面找東西了。

阿柳兩個兄弟看了更是囂張的說:,“姓柳,你也配跟我們姓柳,姓狗還差不多。”

他不知道阿浪以前的名聲,卻不代表他那些親戚沒人知道。

他們那些親戚聽到阿浪的名字后,臉sè變得不一樣了,以前他們就聽人家說小溪村阿浪在南州市里混得如何如何,聽說殺人還照樣到處走。雖然事隔多年,但那些事卻還歷歷在目,連忙勸著阿柳兩個兄弟說:,“快走吧,這阿浪可是在市里面混過的,以前在市里不知打傷了多少人壞了幾人的xìng命,到現都在還沒事,他說要打斷你的tuǐ,可是說道做到,我們快走吧,要不然等到他出來就遲了。”

阿柳兩兄弟倒也硬氣,梗著脖子說:,“要耷打打,難道我們還怕他嗎?”

他們嘴上雖然這么說著,腳下卻開始往外走去,漸漸越走越快。

樂浪拿著根棍子走出來,看到阿柳兩兄弟和親戚們騎著摩托車要走,就在后面大叫道:,“一群混賬東西,以后要是再敢到小溪村來,

我見一次打一次。”說完,把棍子往他們擲去,正中阿柳一個兄弟的后背,阿柳兄弟看到樂浪這么兇悍,連忙開著摩托車瘋也似的跑了。

,“媽的,還真沒見過這樣的混賬東西。”樂浪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罵著,轉過身來,卻看到陶成不知什么時候走了過來。陶成把握著香蕉酒的質量關,輕易是不出車間的。

看了他一下,樂浪對著抱在一起的吳奇達和阿柳問道:,“沒事吧?”

,“沒事”吳奇達應著,懷中的阿柳卻哭得像個淚人兒。

樂浪看了皺著眉頭,站在吳奇達面前對著他大聲問道:,“老吳,我今天要再問你一下,你是不是真心喜歡阿柳的,阿柳是個善良的人,如果你對他始亂終棄的話,不要怪我不客氣。”

聽了樂浪的話,吳奇達臉sè一正,嚴肅的對樂浪說:,“阿浪,我對阿柳是真心的,如果以后我對阿柳始亂終棄,就被天打雷劈,不”

他正要說出嘴中的話,沒想到嘴卻被一雙粗糙的小手蓋住,是阿柳,阿柳看著吳奇達,深情的說:,“我相信。”

一個男人,在她被人呵斥的時候,愿意站出來:在她最困難的時候,愿意和他一起:在她承受壓力的時候,愿意出來承擔,還有什么人比這樣的男人更值得她相信,更值得她去愛。

看到阿柳的樣子,樂浪無語的嘆了口氣,這個傻女人,就這么被俘虜了嗎?

暗暗的搖了搖頭,轉頭對著還沒散去的人員說:,“沒什么事了,大家回去做事吧!”

聽了樂浪的話,圍在一起的員工紛紛散去,只有陶成未走。

等到人群散去,樂浪對著吳奇達說道:,“最近我叫老舅批了一塊地給你們建房子,阿柳現在住的老房子太破舊了,不適合住,那邊老房子又不能蓋樓房,所以我就幫你們向我老舅要了一塊地,當作你們的新婚禮物。蓋樓的錢我先墊著,到股份分成時扣上。”

聽了樂浪的話,吳奇達和阿柳都不知道說什么,阿柳眼中的淚水仿佛又要噴涌而出,吳奇達強忍著心中的感jī,說道:,“謝謝。”

,“不用謝,阿柳是我們小溪村的人,這個忙當然要幫,何況你們還是我廠里的員工。快要下班了,你們就先走吧,去看看我老舅給你們批的那塊地,再商量一下房子要蓋什么樣的,明天我叫一個蓋房子的老師傅過來,你們再跟他說。”

這次,吳奇達都不知道說什么好。

在樂浪的勸說下,吳奇達用自行車載著阿柳先回了那個已經破舊的老房子,現在吃飯的話他一般都在阿柳家吃,不過晚上不住那里。

,“幸好你來了,不然都不知道該怎么辦。”陶成看著吳奇達他們走了才對著樂浪說道。

剛才他在車間檢查酒的質量沒出來,到了后來快下班的時候聽到樂浪來了才出來看一下,這事是阿柳的家事,旁人沒法插嘴,而且他不是小溪村的人,對這事說話,說不定還沒有趙仲管用。

,“一群混賬東西,有什么好說的。可惜你已經買了房子,要不然我也讓我老舅給你們批一套。”樂浪對著陶成說。

,“不用,我們住那邊tǐng好的,又可以瀏溫泉又可以爬山。”陶成聽了搖了搖頭,他現在住的房子不知道有多好。

,“你老婆還沒有回來。”

早上何詩韻去了市里,聽說要去瘋狂購物,還約了少卿,不過少卿有了身孕樂浪不讓他去。

,“還沒?”

今天陶成算是長了見識,沒想到一向脾氣好的樂浪也會發脾氣,而且說了幾句就把人嚇跑了。

兩人又閑聊了幾句,樂浪就和他打了招呼走了。

這時候三郎已經放學,樂浪順便把他載了回去,到了半路,卻看到少卿騎著電動車過來。三郎一看,頓時叫嚷著要去坐少卿的車子,讓樂浪大呼小叛徒。

少卿已經煮好了飯菜,連樂浪切好了的苦伏竹筍也給炒了。回到家里,三人洗洗手,就直接開飯了。

,“剛才怎么回事,我怎么好像聽電話里說酒廠出事了。”少卿給三郎夾著菜對樂浪問道,本來她還想打電話去問一下,后來想想沒打,剛才他她算去看一下的,沒想到卻遇到了樂浪。

,“沒什么,阿柳的兄弟過來酒廠向吳奇達要聘禮,被我罵了回去。阿柳嫁過來后都沒有回去改嫁,他們要什么聘禮,都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樂浪生氣的說道。

少卿看了,笑著安慰說:,“好了,不要生氣了,吃飯。”說著,

往他碗里夾了一塊筍片。

樂浪應了一聲,吃起飯來。

少卿看著狼吞虎咽的三郎和樂浪,一股溫馨的感覺浮上心頭,微微的笑子起來。

下午,樂浪就跑去山上,把阿huā放出來,趕了回去。看它一步三回頭,依依不舍的樣子,他就好笑,也不知道是不舍得自己,還是不舍得玉如意空間里的美食。不過還是不能讓它在里面呆太久,要不然大山村里的余毛老頭該著急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天氣一天比一天冷,少卿的肚子也一天一天大了起來。

樂浪怕天氣冷凍壞少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讓人在睡覺里的房間里裝了空調,連小屁孩三郎的房間也裝了一個。他要不是怕凍到少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說什么他都不會裝。

在他以為,這天冷天熱乃是自然的規律,人就要去適應他,這樣才能增強抵抗力。要是強行去改變,那身體就會有變化。

現在,天氣熱的時候,人喜歡呆在有空調的房間里,天氣冷的時候也一樣,弄得畏寒畏熱的人一大堆,到了外面,稍微被風一吹,就是傷風感冒,脆弱的要命,這就是違反了自然規律的結果。@。

隨身帶著玉如意

隨身帶著玉如意 https://ygdzr.com/baidu/11001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