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035章 交談 回到首頁

第1035章 交談
超級衙內第1035章 交談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張棟去向的問題張子劍在對手黑他的時候就知道早晚有這么一招。938小說網 www.938xs.com金陵鎮一二把手成一體,縣委是不樂意看到的,而且一二把手倒向張子劍,這會讓很多人不放心。一個有凝聚力的城鎮發展是迅速的,但不符合某些人掌控的觀點。

分化是必然的,不然就不會找紀委黑張棟。這種手法雖然是下下之策但很管用。

在沒站穩辛田政局時,不管是保還是可以的安排,張子劍都很無奈。這點張子劍也想過,能不能爭取給張棟一個好位置,等到合適機會的時候再調動到身邊。任何爭斗需要付出代價的。

用一個張棟布局全局,張子劍這點損失可以接受,甚至張子劍都想到必要時可以動用強大的關系給張棟做個后援。這也是顯示張子劍肌肉的時刻。調去省黨校學習,就是給辛田縣的人看。這個學習不是被動學習。而是提高干部能力的學習班。基本上這種學習班都是處級以上干部進修的。

在級別上張棟是不夠格的,可也有特殊性。

假如張棟對縣里的格局有一定的了解,按照張棟的級別,能當個政府辦公室副主任。當然這不是高升,而是平調,另一面也算是高升,起碼在領導身邊工作。

張子劍問王奎發,張棟對縣里的了解情況,也是側面的了解一下,當然這個問題要是問張棟是最好。

王奎發沉思一下說道:“張棟還是有能力的,雖然他是從基層干部做起,但對縣里的人脈還是有一定的了解。各科局也都接觸,但他本人的性格,不是很靈活。”

最后一句話讓張子劍有些猶豫了,他不是很了解張棟這個人,但王奎發了解,一個不太會靈活的人坐辦公室主任就有點強人所難了。

一個保守的人甚至思想上有點僵硬話。有能力也會變的沒能力,當然得罪的人會很多,辦公室主任其實就是為領導服務的,而且眼神得尖銳,能想到領導前面去才行。

性格靈活回來事兒才能在容易得罪人的工作中發揮有點展現出特長來。反之,早就失去價值了。一個小小的錯誤就能打萬劫不復的地位上。

張子劍看重的是張棟的執行能力,起碼聽話就好。費勁的把他弄到辦公室里,這人要展現點能力,性格又不靈活,那不是給張棟好位置。而是在謀害張棟的政治生涯。

“發展金陵的旅游事業上,張棟還是很用心的,了解整個規劃和布局。要是可以的話能爭取到旅游局的位置上,金陵發展的旅游業不會懈怠。”王奎發盯著張子劍面孔說道,他在提議的時候心里也一股緊張。

縣委書記雖然掌控著官帽子,但張子劍管黨群的人事意見比組織部靠譜多了。這就是增加一定成功的幾率。縣委書記在人事上也多少跟張子劍通氣的。假如張子劍要堅決反對一個人的任命,除非李平和這位書記強勢手段繞過張子劍的建議,那么張子劍保留的權利還是很關鍵的。這個誰也不想留下一個把柄。

今晚和王奎發聊天后,張子劍也多方面的了解新田政治格局。很多不了解的人也進入視線。

兩天后的一個下午。朱強在辦公室研究往年的一些案情檔案。別看紀委很厲害,沒用領導明確指示,基本上算是很閑,有些人看報紙喝茶聊天。還有一些當做技術工。做一些案情調研。

這年頭的紀委都是有針對性的,不是靠著誰誰誰有舉報信就去調查,先通過領導立案后才開始調查取證工作。

朱強的所在的科室基本上就是技術支援性的科室,主力工作還是靠著監察科第一科。案卷這些技術面上的活。都是朱強和他的幾個手下工作。工作性質除了讓人看到吐的文字工作就是各種材料分析。

辦公桌上的電話響起,朱強很習慣的拿起電話,說道:“我是朱強。哪位啊!”

“老同學,我是奎發啊!”王奎發笑呵呵的說道,今天他來縣里辦點事兒,想起那天張子劍的交代,正好晚上沒事兒和這位喝個酒聊聊。

“哦!是王大書記啊!你好,怎么想起給我電話來了,平時都沒見你主動往辦公室打過電話。”朱強說道。

“我又不舉報誰,沒事兒給你打啥電話啊!有事兒也去你家找你了。”王奎發貧著說道。

“那你這次給我電話是想舉報誰啊!”朱強也開著玩笑的說道。

“你大爺的。”

“我大爺早犧牲了,也早就平反了,沒事兒別拿他老人家說啊!”朱強嚴肅的說道,語氣里面回升。

“找罵是吧!下班別回家了,找地方喝酒,正好有些事兒找你。”王奎發不開玩笑的說道。

朱強還以為平常的喝酒,也沒當真說道:“有事兒在電話里說吧,今天喝酒不是時候,家里還有些事。”

“我今天來縣里辦事兒,真有事兒找你,可以不喝酒,隨便吃點電話里也一時半會說不清楚。”王奎發說道。

“好吧!還是老地方見。”說著朱強掛上電話,又給家里電話說晚上不回去吃飯了,讓家里人先吃著。

朱強下班后來到經常聚會的飯店,找到雅間見到王奎發點了三四個菜,開始喝著呢?看到桌上還有兩瓶五糧液,點著他說道:“說話不喝酒,你就拿出好酒來,看來今天不喝是不行了,你這老小子,現在越來越陰了!”

拉開座椅,坐下后又拿起桌上的酒看了一眼,對著王奎發說道:“你的工資我相信能買得起,但隨便的那到這里來喝,我就得懷疑了,說說誰**你了。”

“一句話離不開本行,見到誰都懷疑,想調查啊!那就調查好了。這酒啊!嘿嘿,領導說了,下屬送個上級叫送禮,上級給下級的東西叫福利。你手里的東西就是我的福利。知道不。

“少糊弄人,我還不知道你。現在你們鎮上發展有一定規模了,又搞著旅游想必很多要活和占政府便宜的人送的吧!”朱強鄙視一眼的說道。

“嘿嘿,這回你可真錯了,前兩天和張縣長喝酒的時候,他給我一箱。剛才的話也是他說的,所以領導給的福利,我的和朋友好好的享受一下,你要不要喝點,你要不喝。可給我省著了。”

“真假啊!還張縣長,對了,張縣長給你們鎮上定的旅游規劃。現在縣里的招商引資他的功勞也大.”朱強說道。

“大有個屁用啊!這年頭想干點事兒的人,阻力多大,張棟的事兒,都是子午須有,小小的事兒都弄成過錯。這是有人看不順眼啊!”王奎發這話說的朱強臉上有些騷的慌,畢竟他也在紀委,知道事兒的經過。但領導的意圖的執行,再說又不是他調查的結果,還說不上話。

所以王奎發的冷語他沉默了。平時開開玩笑貧貧嘴都怎么都行,可要拿工作的事兒諷刺。朱強感覺心里有點扎的慌。

王奎發給朱強倒上一杯酒,說道:“經濟發展離不開政治斗爭,以前個體戶都是要打到的,現在政策明確了。想大干點實事,各種阻力都有,這里面包含各種阻力。

就說我們鎮上的旅游開發。我當時辦公桌上擺的各種條子,都是領導簽,要是找不不到落了領導面子,我能落好。張縣長想打開一定的局面,可是強勢不起來啊!有點苗條就給壓下去。”

朱強也理解的點點頭,端起酒來跟王奎發碰了一杯說道:“我今天就聽你嘮叨,心里有啥苦,跟我說說,出來這個門我都會忘掉。”

“今天不是找你來訴苦的。前天和張縣長喝酒的時候提起你,過兩天你陪我一起去他那里拜訪一下。他在縣里遲遲打不開局面也是著急,好多計劃都耽擱著。”

王奎發說完就看到朱強眼神一亮的問道:“怎么會提起我?”

“這話還得說道張棟的事兒上,當時聊了很多啊!他問我紀委有知根知底的人嗎?我提起你,說是老同學。你別激動,你這個級別還到不到他眼里,我心思著還是你直線領導羅靜波書記。”

朱強此時也明白過來了,張縣長這位下來的干部在縣里沒后自己的陣營,想要發展陣營就得拉人,王奎發站隊了。那么他周邊的力量也得利用起來。

張縣長暗地里接觸紀委的人甚至要發展到一個線上,估計是有大動作。作為邊緣化的人物們,其實也想出人頭地,也想進步。

縣里對張子劍的各種傳聞,朱強這位做辦公室的了解也很多,當然也不缺消息來源。各種消息稍微通過經驗一分析,都是八卦性質拿不到臺面上。

王奎發的用意已經很明確,利用朱強讓羅靜波這位紀委的副書記和張子劍達上線,羅靜波書記會不會站隊還得看羅書記的態度。

當然也可以選擇合作。張子劍要是在辛田站住腳甚至有所作為,他和羅書記的利益將最大化。這也是希望的曙光,能讓領導看到眼里這就是進步的特征。

“找機會,我來安排。”說著朱強和王奎發碰了一下酒杯。

吃了幾口菜的王奎發接著說道:“縣木材廠的事兒聽說了嗎?”

朱強點點頭,聽王奎發接著說道:“張縣長想從外圍入手。需要很多資料,你這邊要是好弄,就準備一些證據吧!”

朱強一愣,拿著筷子沒說話,腦子里也在轉悠。紀委不是情報部門特別講究證據。這些年實名舉報也好匿名舉報也好,木材廠周邊的情況確實收到不少。但紀委沒調查,首先沒立案,就算秘密調查,也需要領導支持。在沒有領導支持下,誰敢秘密調查,那周邊就是個大窟窿。掉里面就出不來,很明顯有實力的人在背后支持。

紀委是得罪人的活,在沒有強大證據下,一旦調查就里外不是人了。而且那是社會問題,不是干部問題。紀委要調查也是找干部問題。警察干的活他們要插手,就過屆了。

“難啊!”朱強放下筷子說道。

“是難啊!難道你們那邊就沒有針對性?”王奎發問道。

“有啊!舉報信不少,從村長到派出所所長公安局長都有,甚至個別的干部也有牽扯的,但紀委也有規定啊!很多達不到立案的要求啊!總不能見到匿名信就去調查吧,那不都亂套了嗎?我告訴你,就算現在羅書記堅持要調查一些事兒,壓力也算大的。我和羅書記都不是分管調查的一線人員。我是技術工。”說我這廝撓撓頭,感覺在說下去都不好意思了。想要靠近領導,還把難處指明。現在領導難處之外他們給解決,這時候說出沒能力的話來,就打臉了。

“你總不能做一輩子技術工吧!這年頭就缺乏冒險的。”王奎發諷刺的說道。

朱強端起酒杯子來一口悶下去,辛辣的酒氣讓他呲牙張嘴,消化酒勁后說道:“大道理不用你說。這件事我會想辦法。其實逮住木材廠廠子程青就行,他的舉報信也不少,什么導致國有資產流失。貪污廠里的租用款等。無風不起浪,之前咱沒主心骨的調查,那是吃飽撐的,現在領導需要,咱就查一查。還有,違章建筑也是一方面,木材廠墻外面那一排排飯店住宿啥的,問題都不小。”

“這話攢著,跟我說沒用,跟張縣長說去,你先找好方向,見到張縣長好好聊聊,他是我見過最有主見的年輕領導,而且沒有棱角的那種,心能藏住東西。縣里打不開局面,要是換個人早就急了。肯定能惹出不少麻煩事兒來,張縣長現在有點韜光養晦的意思。”

朱強也認同點點頭,說道:“剛來就有匿名信,也不知道誰吃飽撐的,說張縣長亂搞男女關系。”

“捕風捉影的事兒,亂扣帽子,能寄到你們這里估計省里和市里應該會寄。”王奎發說道。

“是啊!八分錢能干的事兒太多了,惡心人的倒是很多。還有說張縣長經濟問題的,自己買房子買私家車,全縣就屬他獨一份。不招人眼紅才怪。”朱強說完也是無奈的搖搖頭。(未完待續。。)

超級衙內

超級衙內 https://ygdzr.com/baidu/11008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