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038章 小試探 回到首頁

第1038章 小試探
超級衙內第1038章 小試探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新東方派來的這位生產科科長叫葉強振,來辛田的時候,公司還特意給他印發兩盒名片。 網 (w W W . V o Dtw . c o M)名字后面的職稱是生產科經理和生產技術顧問。

要說生產科經理還說的過去,自己本來就干這活的,生產技術顧問就有點水了。不是他鬧不明白,而是廠里真沒這號職稱,至于級別,上面也沒說反正心里也鬧著糊涂。

來辛田考察也糊涂,但和張子劍這位縣長接觸后,他明白自己的角色,原來是當托的,要不是腦子反應靈敏,還真領會不到這位縣長話中的意思。

現在心里有底了,不就來這里吃喝玩樂的嗎?關于試驗田的事兒,他還真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能說啊!公司沒透露消息,從他嘴里說出去,不就泄密了嗎?

來到招待所不一會,金陵鎮兩位主要領導都來了,見面非常客氣,問長問短就沒說試驗田的事兒。

王奎發和張棟心里也不明白新東方為何大張旗鼓的和官方接觸。但這里面有張子劍插手,兩人都心知肚明,該問的人家會說,不該問的還是別問,省的打亂領導的計劃。

先讓這位葉經理在招待所休息休息,晚上他們都做了安排。兩人出了招待所就去張子劍那邊,見到這位主,還沒等問的就聽他說道:“招待好,該玩的玩,該吃喝的吃喝,有想和他接觸的,只要請客就成。這個不用刻意回避。人家是來看試驗田進展的,現在種子播種下去了,他也會放心的回去。這幾天,你們的主要任務就是把這位葉經理伺候好就成。”

張棟猶豫一下,問道:“張縣長,試驗田只有那么幾家,鎮上確實認真對待,可是。有那么兩家村子,并沒有按照之前的合約進行,我們也去溝通了。顯然受到不小的阻力。估計有人在背后搗鬼。”

張子劍扔出一盒煙過去,自己點上,深深的吸了一口。說道:“既然違約,那么換幾家村子。新東方面紗解開了,誰還有阻力啊!就算有,用你們的影響去做這件事。難道還要我親自跑下去和村里人談?”

王奎發笑著說道:“要是新東方能在這里建設工廠,村里種植試驗田的存戶能有個名額去廠里工作,我想試驗田的推廣應該是火熱。”

張子劍用手點點王奎發說道:“你啊!這種心眼先別動。新東方會不會在這里建廠難說,我估計應該不會。他們想把這里打造一個原材料供應基地。要是在辛田建廠,有利有弊。這個很難預料。”

新東方在不在辛田建廠,張子劍也糾結好一陣,現在還沒定下結論。在辛田建廠就得是粗加工廠生產出原料來。這也是因地就近的好處。其實粗加工廠就是一家小廠子,沒啥技術含量,上兩三臺面粉機,把各種農作物磨成粉狀裝袋就成。到了上市那邊廠子再精細加工。

反正也是運輸,粗加工也罷不加工也罷反正都是運輸到上市。在上市工廠拿出兩個車間來添加設備就成。對于成本來說不大,倒是放在辛田建廠,就有點小題大做了。建廠蓋房上設備沒幾百萬下不來。

一個大型企業要拿出一二百萬來很輕松,但投資在辛田就有點少的可憐。不如花錢租倉庫或者建個倉庫在設定個收購點反而節約成本。

現在辛田的干部還挺高興。以為新東方要來縣里大投資。更多的以為張子劍握在手里當底牌。現在底牌快解開,甚至有人都打主意了。要是讓那些人知道張子劍的打算,估計都想一頭撞死,非那么大勁和熱情換來的只不過是個門頭房。讓誰都有口吐血的沖動。

晚上的招待,張子劍沒有出席。王奎發和張棟完全代表了,然而吃飯的地方竟然碰到不少縣領導。客氣問話。甚至還有其他鄉鎮的一二把手出現。這都趕上開縣大會了。

一頓飯吃的很好,本來七八個人一桌竟然擠到十三四個人。葉強振喝的有點多,關鍵是辛田的人太熱情了有點招架不住。

回到招待所剛休息,服務員帶著人就進來,沒錯,飯桌上見過。關口鎮的鎮委書記梁國斌。五十來歲的年紀,穿著的西裝有點土,但臉上的笑容不減。

服務員很上眼的給兩位倒上茶水,兩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梁國斌笑著說道:“葉經理真不好意。本來不應該打擾你休息,可是我這人啊!心里藏不住事兒,你也知道,咱們縣是國家級貧困縣,我那邊的鎮上窮的吃飯都沒辦法,農民的收入。唉!本不該跟你說這些,可我作為鎮上領導也得想辦法帶出一條路來吧!”

葉強振也迷糊著呢?別看喝的不少,腦子轉悠的慢,但耳朵里都聽進話去了。他沒敢回應啥。也不敢說啥,他在公司就管生產線的小領導。建廠啊!投資啥的不是他這種人該管的,說白了他就是管著幾十號人拿工資的小基礎干部,別看現在怎么多領導和他吃飯啥的,完全是沖著新東方不是他本人。

梁國斌繼續說道:“葉經理,新東方是大廠子大公司。我也知道決定權不在你手里,但你起碼有建議權吧。我聽說當初你們和金陵鎮五個村簽訂試驗田,但現在還有幾家,這里面有因素的。”說著最后拉了一個長音。意思告訴葉強振金陵鎮不看好新東方在那邊搞試驗田。

葉強振喝了一口茶壓了一下酒勁說道:“我這次來,是看看之前簽訂的試驗田種植了沒有。”說完這句話,就不說了。弄的梁國斌一愣?心道:“姓葉的啥意思,就這么簡單的來辛田,干嘛要見張縣長,還大張旗鼓的,你要看試驗田種植情況,直接過去問問或者看看就成了,干嘛要通過縣一級?肯定有不可告人的事兒。金陵鎮違約的那幾家出現,你就來了?現在又不當回事,真以為縣里的領導都是白癡啊!”

梁國斌繼續沖著葉強振笑著說道:“葉經理,我這么說吧,金陵鎮在配合上還是有顧慮的,要是放在關口鎮,你放心,我在這里給你打包票,你看上那塊地就種,誰要是違約,我也不會讓他有地種。”

葉強振明白意思了,原來是讓他把試驗田開到關口鎮上啊!但他沒權限啊去不去關口鎮不是他說了算,還得往上匯報看上面的意思。

這人啊!活學活用,吃飯的時候見到不少人打著官腔,雖然讓人聽著反感,但現在葉強振倒不覺得,反而感覺好用,他說道:“你說的這個事兒不在我這次來之內,我會把看到的聽到的匯報公司領導,具體決策看領導的意思。放不放在關口鎮不是我這個級別之內的事兒?”

葉強振多好啊!雖然才喝了一頓酒,就敢說實話,不說沒辦法,就算說假話也編造不出來。

“呃……”梁國強被噎了一下。臉上的笑容稍微有點僵,眼神也直溜溜的看著葉強振,閃電般一想明白了。這位姓葉的要沉量沉量,誰指望喝一次酒第一次見面就掏出點真東西來。沒點實在貨人家能信你?

要說這里面有領導關注?想說耿縣長,話到口就說不出來了。張縣長大還是耿縣長大。就算說李書記關注也百搭?主導經濟發展是張縣長大權,就算李書記關注又怎么樣?張縣長能給的李書記也能給,甚至張縣長給不了的李書記也能給,無非就是政策上的問題?

商人不是逐利嗎?只要利益達到了,還在乎誰跟誰?這位梁國斌也就這點想法了、但他不敢說李書記關注。畢竟這位書記沒出面,出面的是耿縣長。別看耿是李陣營的人,但領導的心思不是下面人能完全理解的。

現在也只能加深一下好感,請示領導后再安排,梁國斌也帶著一點點無奈,叫過剛才領他進門的服務員說道:“葉經理是咱們辛田重要的客人,一定要照顧好,照顧周到,不能讓客人感到不滿。”

完全是一副領導左派。在怎么說這里也是縣招待所,不是鎮招待所,殊不知這位服務員是關口鎮走出來的,進招待所也是走的鎮上的關系。

宴會的結束,也帶來很多話題,甚至讓很多人休息的很晚,作為代表梁國斌的試探,很多人并不感到有多大進展,但關鍵是想從對方的嘴中分析出一些事兒來,好把握方向。

所以某個陣營中的人能參與的都當參謀。

耿殿鵬聽著梁國斌的匯報,雖然沒有一點有用的價值,但耿殿鵬還是抓住葉強振的實話上。

“新東方派來一位生產經理甚至還帶著顧問頭銜。這事兒能否定性成,對方想要在辛田建設生產,甚至葉經理的話能給新東方高層作為參考,不然不會加個顧問頭銜。”耿殿鵬多少相信葉強振的話,但還是有所保留。關鍵是顧問頭銜讓耿縣長看到一些端倪。

既然是顧問那就有建議權。決定權可能沒有,但他的意見非常的重要。不然新東方吃飽撐的派他來干嘛,要看農作物種植了沒有,隨便派個小兵跑一趟就成,而且這位還和張子劍接觸過。關鍵的核心內容是什么現在也只能猜想。

金陵鎮那邊要重點放個人過去。新東方沒松口在其他鎮上做試驗田心里就有點別扭。(未完待續。。)

超級衙內

超級衙內 https://ygdzr.com/baidu/11008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