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二千零八十三章 前程似錦 回到首頁

第二千零八十三章 前程似錦
誤入官場第二千零八十三章 前程似錦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朱代東還沒到京城的時候,就接到了衛生部長黎丙贛秘書包華然的電話,讓他京城的話,一定要跟他聯系。938小說網 www.938xs.com朱代東告訴他,很快就會來京城,包華然很是高興,跟朱代東約好,到京之后再聯系。

朱代東知道,如果不是自己把無名配方改動之后,新創的排毒丸,搞不好黎丙贛這個衛生局長會被免職。雖然免職并不是降級,但也是一個很嚴重的處分。而方子出來之后,sara疫情迅速得到了抑制,普通老百姓沒那么恐慌了,黎丙贛這個衛生部長的壓力,自然就少了。

而且隨著中國地區的疫情得到控制,世界衛生組織對中國政府卓越的組織能力,以及深入基層、發動群眾的能力,都給予了高度贊揚。這就讓黎丙贛從地獄又回到了天堂,衛生部不但得到中央的肯定,而且黎丙贛本人,也得到了國家領導人的嘉勉。

得知朱代東到了京城,黎丙贛決定宴請朱代東。得知朱代東是來鐵道部找田林,黎丙贛讓他也把田林請來。黎丙贛跟田林一起吃飯,如果是在地方上,那是非常了不得的事。就算是在京城,也容易讓人猜忌。但這次是黎丙贛安排,這樣的事情,自然不用朱代東操心。他接到包華然的通知,只需要準時到達就可以了。

包華然給的地址,是一個小四合院,如果光從外面,看不出這里是一家飯店。而且這家飯店的級別很高,只有五六個包廂,一旦包廂滿了,就不再接客。廚師很用心,食材的選擇也很精心,口味當然比一般的飯店要好。但朱代東卻并不很在意。對他來說,不管吃到什么樣的菜肴,都不足以讓他意外了。

“田哥,黎部長,我敬你們一杯。”朱代東端起杯子,笑吟吟的說道。原本包華然是要留在包廂里的。但朱代東帶著江炎斌一起來的,包華然就去陪他。包廂里就他們三人,說起話來反而更方便。

“代東,厚此薄彼可不對啊,你能喊田哥,就不能喝黎哥?”黎丙贛佯裝不滿的說。

“小弟錯了,罰酒三杯。”朱代東給自己倒滿酒,一口一杯,喝酒比喝水還快。

“代東。早就聽說你酒量很大,看來名不虛傳。”黎丙贛說道,他望著朱代東感慨萬端,這個年輕干部今年跨過了最關鍵的一道坎,正式進入高級干部行列,看著他年輕的臉龐,讓人實在有些羨慕啊。他在朱代東這樣的年紀,才剛熬到副廳。可是已經讓人羨慕萬分,但跟朱代東一比。就什么也不算了。

“領導干部不喝酒,一個朋友也沒有;中層干部不喝酒,一點信息也沒有;基層干部不喝酒,一點希望也沒有。我就是從基層干部成長起來的,當時如果不會喝酒,那根本不好開展工作。”朱代東笑著說。

“黎部長。聽說湘省的龍思凡可能要動?”田林問,所謂的龍思凡正是湘省的一把手,按說**召開之后,全國的省委書記都調整到位了。但龍思凡卻是個特殊情況,就在上個星期。龍思凡突然發病,現在已經進了醫院。身體是革命的本錢,這句話一點都沒有錯。既然龍思凡突發疾病,自然不能讓他繼續工作。

一聽到“湘省”這兩個字,朱代東心里頓時動了一下。他雖然跟湘省沒有任何關系,但他的岳父嚴鵬飛現在卻擔任湘省常委副省長。田林絕對不會無緣無故說起這件事,肯定是跟黎丙贛有關系。說不定黎丙贛會調任湘省,雖然衛生部長跟省委書記的級別是一樣的,但就跟衛生廳長與市委書記一樣,兩者有著本質的不同。從衛生部長到省委書記,算是微升,如果黎丙贛真能去湘省,并且能干出成績的話,擔任副國級領導,也不是不可能的。到那時,那就是國家領導人了。

“是啊,這件事說到底,還得感激代東同志。”黎丙贛有些激動,原本他覺得**是自己政治前途的終結,可哪里想到,在華武市竟然峰回路轉。**事件,竟然會成為他新的起點。他之所以會聯系朱代東,不但是要對他表示感謝,而且還想看看朱代東的態度。

當然,現在黎丙贛也沒有完全的把握,每一個省委一把手,都是中央高層的一次博弈。但他現在,已經是熱鬧人選。要不然,田林不會突然問這樣的問題。

“黎哥,我只是做了分內之事,倒是要提前恭喜你了。”朱代東聞弦音而知雅意,黎丙贛復雜的表情,已然說明了一切。

“等上任之后再恭喜也不遲,代東,我聽說你岳父也在湘省工作?”黎丙贛隨口問,作為衛生部長,自然是不會關注這種事的。但他現在能一口說出這件事,顯然已經在做功課了。

“是的,他是進了班子的副省長。”朱代東說道,黎丙贛已經在了解湘省的人事,看來把握很大。要不然他也不會在自己面前說起這件事,如果到時黎丙贛不能去湘省,豈不是遺笑大方?

“代東,你有沒有想過,有朝一日,跟你岳父一起共事?”黎丙贛突然微笑著說道。

“如果真要是那樣的話,也能成就一段美談。最好是讓你岳父向你匯報工作,就再好不過了。”田林說道,現在朱代東已經解決了副省級待遇,再進一步的話,肯定是進班子。而進班子的選擇有很多,比如說讓嚴鵬飛動一動,讓朱代東擔任常委副省長。或者直接讓朱代東擔任常務副省長,那嚴鵬飛就真的要向他匯報工作了。

但是這樣的可能性都不高,如果黎丙贛真的能去湘省,而他又想讓朱代東去幫他的話,那朱代東肯定是在省委那邊工作。而省委那邊的選擇余地就要少得多,省委秘書長?朱代東倒是能勝任,但有些大材小用。其實就是宣傳部、紀委、組織部了。田林突然想到,如果自己是黎丙贛,讓朱代東擔任組織部長,是再好不過的安排了。

想到這一點,田林嘴角不由自主的向上翹起。組織部長的黨內排名,可是要高于常委副省長,到時在開會的時候,朱代東是要坐在嚴鵬飛前面的。如果他們一起下去視察工作,下面的人,更是會把朱代東安排在嚴鵬飛前面。

“田哥,你是不是在想,讓華武市全部供應鐵道部的貨車車廂?”朱代東看到田林走神了,笑著說。

“你想的倒美,壟斷其實會扼殺企業的創新能力,可以給華武市足夠多的訂單,但不能讓你們一家獨大。”田林說道,現在他是一把手,首先要對整個鐵路系統負責,然后才能顧及跟朱代東的交情。

“有田部長這句話,華武市以后的裝備制造業,將會一派欣欣向榮。”黎丙贛說道。

“黎哥,華武市的全民免費醫療,已經提上日程,但華武市有八百多萬人口,至少需要新建一百五至二百家醫院,才能滿意全市人民的需要。”朱代東可憐兮兮的說道。

“我就知道你肯定會跟我張嘴,放心吧,我已經讓部里在研究。這次木川和焦遂在**事件中,表現非常出色。這種有利于社會,有利于人民群眾,有利于經濟發展的事情,肯定會大力。可是全國那么多地市,能有這份魄力的,卻不多。”黎丙贛說道,要知道,就算部里有再大的支持,光是當地醫院基礎工程建設,就足以把財政收入全部投進去。很多地方政府,把面子工程、市政工程、形象工程直接跟政績掛鉤,自然就不會做這種賣力也不怎么討好的事。

“非常謝謝黎哥。”朱代東站起來,又給黎丙贛倒了杯酒,高興的說。

“代東,你這么賣力氣,到時就沒有一種為他人作嫁衣的想法?”黎丙贛意味深長的說,朱代東在木川的時候,剛把醫院建好,就調到了焦遂。而焦遂才剛剛實行全民免費醫療,朱代東又調到了華武市。現在他又想在華武市搞這一套,可是不久之后,朱代東如果調走的話,恐怕華武市的新建醫院項目,都還沒有完成。

“作不作嫁衣我沒想過,只要老百姓能得實惠,我就心滿意足了。”朱代東誠摯的說,很多東西,當你在工作的時候,不去追求,心無旁騖的時候,它們反而會倒追著你來。權力是如此,財富也是如此。一個人如果總想著賺錢,是賺不到大錢的。但當一個人做事,把財富放到一邊之后,財富反而會追著他跑。

“你有這樣的心態,殊為難得。”黎丙贛說道。

“以后還要請黎哥多加照顧。”朱代東打蛇隨棍上,他最大的弱勢就是沒有“根”,但這或許也是優點,可是如果他還想在仕途上走下去,這是必然要面對的問題。

“我還需要你多支持我的工作呢。”黎丙贛意味深長的說。

“代東,來,我敬你一杯,祝你前程似錦、青云直上。”田林微笑著說。

ps:之所以提前結束,有幾個原因,大可解釋一下。第一,自從上次臨時屏蔽之后,本書的訂閱開始降低,大可也要養家,沒有了收入,肯定就沒有了動力,總不能讓人天天看老婆的臉色吧;第二,本書從現在開始,到凈網行動結束,也就是十一月,都不會有推薦;第三,編輯建議。希望大家理解,大可也不想去觸紅線,如果被封,更是劃不來,希望大家能夠理解。(未完待續。。)

誤入官場 https://ygdzr.com/baidu/11011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