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七百零五章 無限歸來的我去拍電影 回到首頁

第七百零五章 無限歸來的我去拍電影
無限道武者路第七百零五章 無限歸來的我去拍電影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在看到她的那一刻,軀體控制早已做到連腸胃蠕動都能掌控自如的我首次感到莫名的心跳加速,這也是覺醒“真實感知”的我第一次體驗到一種完全無法看透,難以揣測的異能。

雖然她身上的確有我需要認真關注探究的東西,但可不是因為美貌什么的。我暗自告誡自己一句,略有些不自然地移開視線,向那名姓鄒的閃電異能少尉開口說道:“來襲者就這些人了,暫時沒有發現周邊有什么危險因素。接下來我建議原地修整,并將所有來襲的進化者都注射麻醉劑,集中到一輛車上,送上軍艦之前由我同車押送。”

“但是教官,不是還有一個……”鄒少尉怔了怔,抬頭看向天空。

“他掉下來至少還要兩分多鐘,到時候我會負責料理,你們不必對他有所顧忌。”我簡單回了一句。

其實胖子那一記超音速沖撞我是有把握正面懟回去的,不過他的異化軀體的物理性質與彈力球類似,硬碰硬對撞未必可以傷到他,還反而會給他借勢反彈,一下彈飛出十幾里外逃之夭夭的機會。這大概也是他早已打好的如意算盤——撞不死我就逃!然而我將他垂直送上天,只要他沒法變出一對翅膀來止住轉勢并空中滑翔,落回來就還是在我眼皮底下。而且在再度接觸到實物之前,他還沒有發揮超強彈力的機會。

鄒少尉看來對我很是信任,馬上就依言下達了原地修整的命令。之前一戰雖然沒有軍人陣亡或重傷,但是輕傷還是有不少的,都需要作一些傷口處理,而幾輛被劃破輪胎的車也需更換輪胎才能繼續上路。

“我代表‘中洲’制片團隊對在場的所有戰士,尤其是對英勇負傷的戰士深表感謝,也希望這個時候我們能夠盡一份力幫上忙……”

一個清亮悅耳而又并無絲毫嬌柔作態意味的女聲傳來,簡簡單單的一句,就給人以如沐春風而又莫名激動振奮之感。

我轉頭看去,只見穿著一身頗具古風而又清爽利落的衣裙,襯出纖秾合度裊娜身姿的秦綴玉不知何時已經率先下了車,并招呼其他劇組人員也隨同下車幫忙,大概是需要常年滿世界跑取景拍戲,他們中不少人都懂得基本的救護與維修,倒也真不是說幾句漂亮話裝裝樣子而已。

經歷一番生死變故后居然還能有這種表現,這和我印象中的娛樂圈可不大一樣,讓我頗有些刮目相看。當然我也大概看得出這里頭最關鍵的,是秦綴玉這個女人能夠鎮住場面,聚住人心。我都有點懷疑如果我不來,秦綴玉是否也能夠自己解決麻煩。她的一系列表現根本不是單純的演藝巨星能夠解釋。她的“真實特效”異能,也絕非僅有光影幻象那么簡單。或許,這次為什么來了一個這么強大的七人進化者團隊,就是因為某些人在她身上屢屢受挫長的記性。

就當我在暗中觀察秦綴玉時,卻見她已向我盈盈走來,瓢齒微露,梨窩淺現,沖著我嫣然一笑,用只有我聽得清的音量輕聲說道:“當然,對于我個人來說,我最該感謝的……是你!我能看得出,要不是你力挽狂瀾,我現在還不知道會遭遇什么可怕處境。”

說這番話時,她的氣質似乎又有微妙的變化,從讓絕大多數男人夢寐以求而又自慚形穢,只敢在夢幻中想象的完美女神氣場之中,生出另一種莫名的吸引力,仿佛她曾在我過去人生中扮演過某種重要角色,卻不知何時悄然相忘于江湖,除了一份奇妙的親切與熟悉感之外,更增讓人一探究竟的欲望。

并沒有感知到任何精神異能運用的跡象,這是純粹的演技做到這點?這未免也太過不可思議了吧!

“這個……秦小姐客氣了……”

“哎,能不能別稱呼我‘小姐’呢?……這年頭可不是什么好詞”

“咳……秦女士……”

“這又太見外了,要不,就叫我‘玉妹’或‘秦小妹’吧,王大哥!”

她嘴角微微抿起,美眸更是顧盼生妍,配合嵌在玉頰的兩個似長盈笑意的酒窩,真可教人神為之奪——至少我附近幾位還在偷偷關注她,又目睹她笑意流露的幾位戰士都明顯呆愣住片刻。

我自覺還不至于變呆頭鵝或者手足無措,但一時也不知該怎么接口……等一等,她又怎么知道我姓王,剛剛鄒少尉有稱呼過我的姓?

這女人簡直有毒,就這么初次見面不到幾分鐘,我就能夠感受到她的吸引力無時不刻都在增長,雖然這里面更多的是急欲探明究竟的好奇心而不是因為什么美女魅力——大概吧!

“抱歉,失陪一下……”我感覺需要重新調整一下狀態,避免陷入對方的節奏,眼下也剛好有一件非處理不可的事。

下一刻,我沿著垂直的窗壁幾下踏步向上,來到附近一棟六七層高的民房天臺之上。緊接著真氣化作氣旋,排云直上,迎上打著旋從高空直墜下來的一個矮胖人形。

由于一上一下過程的空氣阻力,眼下他的下落速度已降到只有每秒百多米的程度,旋轉的速度也大大減緩。不過整個過程,他少說也已經轉了幾千圈,從他無意識地揮舞四肢姿態來看,明顯已暈到不知東南西北了。

壓根不給他觸地反彈的機會,我的真氣先化為上升氣旋,隔著數百米慢慢延緩他的下落,緊接著又在百米內慢慢化作液態、最后就是淤泥瀝青一般的膠質……最后,當他落到我手上時,除了還在打著旋之外,已經失去任何沖撞的動量。

我像撐著一個巨大籃球一樣,一指支撐著他繼續打轉,慢慢感應探測他的異質化軀體的特性以及異能底細。某種程度上,這的確是一種“彈性”與“韌性”都超越現有高科技彈性材料的物質,除了高能激光、超高速水槍持續切割之外,普通手段基本都無法對其造成破壞。不過由于專注開發“彈性”與“韌性”,在“延展性”與“可塑性”方面就相對差許多,就像焦恩的金屬化軀體就是純粹的剛硬而不具備柔性變形特性,也難怪他沒法變出一對翅膀來擺脫困境。

大致探究得差不多后,我才將胖子隨手甩落天臺之上,他在地上又打了幾個滾,站起來后又暈頭轉向轉了十幾圈,這才勉強辨清方向站穩了身子,隨即怒吼一聲,軀體又開始一下劇烈收縮,還要再戰!看來打不碎煮不爛,內外皆無弱點,近乎不死之軀的異質化軀體,給予他一直死纏爛打下去的信心。

我伸手在他肩上拍了一拍,他驀然一驚,出了一聲冷汗,隨即這才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乖乖解除了軀體的異質化,恢復成血肉之軀。

只因我這一拍讓他肩膀部位的異質化自行解除,也就是說,我至少可以強制解除他身體局部的異質化。這樣一來,只要解除要害部位的異質化再加以打擊,要殺他就不是難事。沒了最后依仗的他,最終不得不束手就擒。

軀體異質化,尤其是可以自行切換狀態的異質化,是一種已有科學理論最難以解釋的能力。除了根本不遵守質能守恒之外,生物學也無法解釋一個實心金屬、巖石之類人形究竟是怎么能動能走能夠表現出生命跡象。不過在我真實感知中,卻知道這種異能的本質是一種物質置換,進化者通過偏轉空間帷幕,將異空間的物質暫時替換了自己的軀體。所以異質化軀體本質不是生命體,只是像影子或牽線傀儡一樣,跟隨被替換去異空間的本體同步活動而已。而這種同步是雙向的,經過訓練調適他們往往可以借憑異質化軀體去看去聽去感觸,而如果異質化軀體受創,往往也會反饋到本體之上。

如果有足夠時間慢慢揣摩,我的確有可能做到強行逆轉他的置換。不過眼下我其實是取了巧,以真氣造成他肩膀被解除異質化的錯覺。再怎么說,他都還需要感知、接受原世界的信息,所以我也可以反向借此影響他的神經活動與感官,制造幻覺。

很快的我拎著被敲暈的胖子躍回地面,這個實力不容小覷的七人的進化者團體與此宣告覆滅,而且還是無一疏漏的全部生擒。等待著他們的,將是一系列嚴苛的審訊、調查以及對他們異能的全面解析研究。由于他們罪犯的身份,所以也不排除某些不大人道的試驗實施在他們身上。

一個活生生的,掌握危險實戰異能的進化者,本身就是萬金不易的寶貴研究對象,如果能夠拿他們去暗網全賣了的話,十幾億美金都是可以有的。眼下把他們押回國內雖然拿不到明面上的這份錢,但其他形式的回饋肯定也是不能少的,至少對于他們異能的研究我就有資格參與其中。

隨后,七名來襲進化者全部解除了裝備,五花大綁并注射麻醉劑集中到一輛裝甲車后座上,并決定由我親自駕車以防萬一。

就在將要出發時,秦綴玉再次找上我,大大方方提出一個出乎意料的請求:“如果方便的話,我希望和王大哥你同車,有些事想私下聊一聊……”

我怔了一怔,看了一眼后兩排座位的七名進化者罪犯皺眉道:“別看他們已陷入昏迷,但進化者很多時候不能以常理揣測,而且也難保還會有其他同伙前來營救他們。與我同車,您就不怕危險?”

“我知道,畢竟我自己也是進化者。但在我看來,你身邊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她微笑搖頭,異乎尋常,令人呼吸屏止的容光照人,但在我看來,那份異樣的熟悉感卻更加明顯了。

作出這種唐突且傳出去頗有可能惹出緋聞,破壞自身形象的決定,但她的劇組居然也無人勸阻,看來她在劇組中的地位的確說一不二!不過現場不少戰士一副樂見其成的曖昧眼神又是怎么回事?

她不計較,那我也沒有什么可忌諱的,正好我也有滿腹疑問想要從她身上尋求答案,再加上大概知道她不會是那種會在緊要關頭拖累我的弱女子,所以爽快伸手打開副駕駛座車門說道:“請便吧!”

于是我坐上駕駛座開車,而坐在副駕駛座的她一雙翦水明眸則一直靜靜看著我,眸中煙波朦朧,似有深意。整個車廂都被她身上散發的陣陣淡雅芳香的氣息氤氳包圍,恍惚間化作空山靈雨,仙氛縹緲般的勝境,教人無法走出,更不愿離開。

雖說我還能拿捏住氣血運轉不至于鬧個紅臉什么的,但被她這樣一路看下去,我感覺出車禍的可能性大增,于是咳嗽一聲直截了當問道:“如果不介意的話,我有些問題想請教一下。”

說話時,我下意識忽略了稱呼。

她似笑非笑地看著我問道:“非要回答不可嗎?”

“這當然不至于,您又不是在受審。”我干笑一聲,取出塞褲袋里的一本《玄陰赤陽決》問道:“這一本秘籍是你們制片團隊出品的周邊產品吧?我想了解一下書的主要作者是誰?”

記得在半年多前,我還是基本不看什么娛樂影視的,有那份空閑還不如多接觸幾種異能研究其原理。然而某次偶然看到街頭大幅廣告屏里播放的“中洲”制片出品的一部武俠電影片段,卻讓我驚為天人!

若在普通人眼里,那片段里的武林高手打斗也就是特效制作的尤其逼真震撼而已,但我一眼看去,卻覺察出那場打斗只怕是真的——那是真正的體能、反應、技巧、意志都遠超常人的超凡者之戰,包括那外放掌力、劍氣的彼此激蕩、消長與對環境的破壞,受傷的痛苦與堅韌的戰意、刺骨的殺意,都是異乎尋常的真實!

我隨后將“中洲”制片出品的所有武俠打斗片段都仔細看了一遍,發現其中有真有假,不少的確只是后期特效與合成,但其中凡是秦綴玉有所參與的片段,其真實度都是極高,仔細揣摩之下,竟然讓我悟出不少確實有用的超能對戰技巧。

隨后我又開始注意到“中洲”制片銷售的電影周邊產品,那些贗品神兵利器與大俠衣物什么的還罷了,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那些制作得古色古香的“武功秘籍”,其中各種神功絕技竟然編撰得圖文并茂,各種詰屈聱牙的古文口訣、功理、練功步驟以及運氣路線圖都極為詳盡,煞有介事。雖說每一本都不忘注明“書中內容純屬虛構,如有照練一切后果自負”的字樣,但也常有發燒友宣稱自己真的從中悟出武學真諦甚至練成神功絕技。當然基本都是吹牛調侃,也壓根沒人信。

而我經過一番研究實踐,卻發現里頭的東西竟不完全是胡編亂造的!之所以敢這么說,是因為我也走在近似的路上。

我覺醒的異能是“真實感知”,雖然異能本身理論上,憑著這一份感知,在有足夠的觀察與體驗前提下,我可以掌握甚至優化任何一種異能。但實際上卻根本沒有這么簡單,單是兩種不同異能涉及到的異空間能量物質同時集中于一人體內,都有可能引發各種難以預料的反應,或者可能讓一個人變成一團肉塊、或者自焚、或者化為巖石金屬、或者發瘋……

我憑著一份稱得上神而明之的直覺,不知吃過多少苦頭,耗費多少心神之后,才漸漸搭配調和、培養形成一種對我有益無害,可以被我如驅指使臂般駕馭自如,而又能隨時接觸溝通諸多異時空,中轉變通各種異能量,進而在不同程度模擬出各種異能效果,兼容支持多種異能同時運作的媒介——多少還存著個武俠夢的我,私下將其命名為“真氣”。

我冥冥中有一種直覺——看似毫無關聯,千奇百怪的各種異能,其實就像撕碎的無數拼圖,如果能夠想辦法將其拼成一個完好整體,那么我就能夠找到一直在追尋的,關于“進化紀元”的真相。而“真氣”,也就是我粘(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無限道武者路 https://ygdzr.com/baidu/11083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