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2497章 招攬 回到首頁

第2497章 招攬
都市沉浮第2497章 招攬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徐洪剛現在恨不得就設局將喬梁坑了,這種想法在這兩天變得尤為強烈,原本他覺得張天富是可以利用的,現在反而又有點疑神疑鬼。

衛小北笑道,“徐市長,張天富那邊你不用擔心,這人吶,都是有嫉妒心的,聽張天富說喬梁在大學的時候非常普普通通,畢業之后反倒成了班上混得最好的,張天富言語之中可是充滿了不忿,同學聚會的時候,他這個富二代都被喬梁搶了風頭,其他人都圍著喬梁轉,看張天富說話的口氣,那可是十分不爽。”

徐洪剛微微點頭,之前和衛小北、張天富吃飯時,他的確也能感覺到張天富說起喬梁的口氣不太好,這也是他會想利用張天富的緣故,不過眼下他卻又有點患得患失的心理,生怕張天富不配合。

衛小北這時又道,“徐市長,張天富他們家的富城集團一直想在江州投資,上次的項目本來都要簽了,臨門一腳卻黃了,現在徐市長您當上了市府的一把手,可以考慮搞點項目跟富城集團合作嘛,這也算是雙贏,徐市長您需要政績,富城集團也想在江州市投資。”

徐洪剛點點頭,“嗯,這個可以,等張天富過來了,我跟他好好談談。”

徐洪剛現在當上了市長,他確實也想做出一些政績,畢竟光靠上面有人支持是不夠的,如果他也能搞出點政績出來,日后要再進一步提拔的話,蘇華新才能更好幫他說話。

下午。

喬梁來到吳惠文的辦公室,吳惠文也聽說了孫永的事,喬梁一過來,吳惠文就關心地問道,“孫永的情況怎么樣了?”

“不樂觀,上午聽省里神經外科專家的討論,跟之前市醫院醫生的說法一致,大概率會成為植物人。”喬梁搖頭道。

“不行就送到京城去試試。”吳惠文說道,她對孫永其實也不熟,只知道對方原來給豐大年當過秘書,也是因為喬梁,吳惠文才會對孫永多了幾分關注。

“孫永現在這個情況,可能也不太適合來回折騰,看能不能再聯系京城的專家過來吧。”喬梁說道。

“也是。”吳惠文點點頭,“我找京城的朋友幫忙問問。”

“吳姐,謝謝您的關心。”喬梁感激道。

“小喬,你啥時候跟我這么見外了。”吳惠文笑道,“孫永是市里的干部,又是因公受傷,我關心是理所當然的,依我看,回頭可以讓宣傳部門將孫永樹立為先進典型,好好宣傳一下,咱們組織需要更多這樣的干部,凝聚榜樣力量嘛,尤其是在咱們江州市當前正在大力整頓體制風氣的節骨眼上,更加需要樹立這樣的模范典型。”

喬梁聽到吳惠文這么說,當即激動起來,這要是能將孫永樹立為先進模范,那意義無疑是不一樣的。

喬梁定了定神,很快就道,“吳姐,如果能把孫永樹立為先進,那是最好不過了。”

吳惠文點頭道,“我回頭就指示宣傳部落實這事。”

兩人聊了一下孫永的事,喬梁說起了自己此行過來的目的,“吳姐,您讓我查的那個謝偉東和鼎元開發公司,我跟市檢那邊已經初步整理了一份資料。”

喬梁一邊說一邊將手頭的資料放到了吳惠文辦公桌上。

吳惠文聞言,拿起資料看了起來。

鼎元開發公司是去年年底才注冊的,公司成立后的首個項目就是中天集團在江州投資的那個化工廠工程,而這又與冠江實業有一定的交集,因為原來的項目承包主體是冠江實業,在駱飛、趙曉蘭夫婦先后進去后,中天集團那個化工廠工程的承包主體就變更成了鼎元開發公司,包括康德旺承包的那個中天集團的商業廣場的裝修工程,如今項目承包方也變成了鼎元開發公司……

吳惠文認真看完后道,“這個鼎元開發公司才成立幾個月的時間,公司僅有的工程也是中天集團在江州投資的兩個項目,這要說里面沒點貓膩,恐怕還真沒人信。”

吳惠文說著看向喬梁,“這個冠江實業公司,原來是趙曉蘭幕后控制的?”

喬梁點頭道,“嗯。”

吳惠文聽了,淡淡地點了點頭,又看向資料上關于謝偉東的詳細介紹,謝偉東現在掛著鼎元開發公司董事長的頭銜,但關于謝偉東過往的經商經歷卻是不多,如果單單從喬梁現在擺到桌上的這個資料來看,謝偉東可以說只是一個無名小卒,在江州市的商界,甚至都沒這號人,也就是從謝偉東注冊鼎元開發公司后,才加入了江州市商會。

吳惠文沉思片刻,很快道,“小喬,這事你接著查,不過還是那句話,先暗中去查,不要聲張。”

喬梁道,“吳姐,您放心,我明白該怎么做。”

吳惠文又道,“這事牽扯比較大,當前的調查范圍就只局限在鼎元開發公司,你懂我的意思嗎?”

喬梁點頭道,“吳姐,您放心吧,我懂的。”

兩人談完正事,吳惠文又關心了一下古華集團的事,因為孫永出了車禍,喬梁決定自己來擔任組長,繼續負責對古華集團的調查。

聊了十多分鐘,喬梁才從吳惠文辦公室離開。

時間一晃到了晚上,下午就接到衛小北發來信息的喬梁,晚上下班后打車來到了衛小北訂的酒店,喬梁到的時候,衛小北正在酒店門口等著,看到喬梁過來,衛小北大步上前,笑道,“喬書記,你調到市里來,我早就該請你吃飯了,幫你接風洗塵,卻一直拖到現在,喬書記可別見怪。”

喬梁笑道,“衛總客氣了。”

衛小北這么客氣,喬梁沒來由多了幾分警惕,臉上卻是神色如常,兩人在酒店門口寒暄了片刻,衛小北熱情地請喬梁上樓。

偌大的豪華包廂里,桌上就擺了兩副碗筷,喬梁轉頭看了衛小北一眼,“衛總,今晚就咱們兩個?”

衛小北笑道,“那肯定的,不然還有誰?請喬書記吃飯,沒經過你的同意,我也不敢隨便邀請別人嘛。”

見衛小北這會把話說的很好聽,喬梁撇了撇嘴,這家伙越是表現得謙恭,喬梁越是覺得反常。

“喬書記,快請坐。”衛小北很是熱情地邀請喬梁坐下。

喬梁點點頭,也沒推脫,兩人落座后,衛小北又道,“喬書記,說實話,真沒想到你會這么快調到市里來,原本我還在想著看我們中天集團有沒有其他投資項目,想到你們松北去投資,力所能及地支持你的工作,沒想到喬書記就調到市里來了。”

喬梁笑道,“衛總有心了,雖然我不在松北擔任縣長了,但也歡迎中天集團到松北去投資,為松北的經濟建設添磚加瓦。”

衛小北輕點著頭,想著松北如今的縣長是葉心儀,衛小北的心思活絡起來,他對葉心儀這個初戀始終有著一份割舍不下的情結,自從他重新回來江州后,也一直在跟葉心儀聯系,但葉心儀卻不怎么搭理他,現在衛小北不禁琢磨起來,或許可以利用縣里需要招商引資的政績,經常多跑一跑松北,也能名正言順地約見葉心儀,相信葉心儀應該不會拒絕。

衛小北打著小算盤,喬梁不動聲色地看著衛小北,問道,“衛總,現在中天集團在江州的業務,都是你在全權負責了?”

衛小北笑著點頭,“沒錯。”

喬梁聞言笑道,“衛總,看來你們集團總部是越來越器重你了嘛,江州這兩個項目都交給你來負責,這可是投資數十億計的大項目。”

衛小北下意識地點著頭,這會并沒有聽出喬梁試探的意思,反倒是心里突然產生了危機感,他如今在集團的權力和地位,都來自于肥婆董事長對他的信任,衛小北很清楚,自己現在看起來風光,卻不過是肥婆比較喜歡的一個小白臉罷了,肥婆因為現在對他還感興趣,所以才會給他權力,假如以后肥婆對他失去興趣了,那隨時都又可能會把他打回原形,這也是為什么之前徐洪剛想要找他合作,將之前原本屬于冠江實業承包的項目工程轉到鼎元開發公司名下,衛小北明知道有風險,最后還是答應下來的緣故。

因為衛小北也要為自己今后著想,他只有多搞些錢,并且多結識一些達官貴人,自個的腰桿子才會硬起來,日后也不用擔心會在肥婆董事長那失寵,即便是最后離開中天集團,只要他手頭有錢,又結識像徐洪剛這樣的領導,那也可以自立門戶。

衛小北一時有些走神,喬梁好幾次想張口進一步試探,最后卻又咽了回去,他覺得自己還是不能操之過急,先看看衛小北到底想搞什么名堂再說。

接下來的時間,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衛小北只跟喬梁扯一些閑話,渾然沒有談什么正事的意思,這搞得喬梁心里有點納悶,難道衛小北今晚就真的只是純粹請他吃個飯?

都市沉浮 https://ygdzr.com/baidu/16435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