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2500章 目的 回到首頁

第2500章 目的
都市沉浮第2500章 目的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呂倩下意識地要說是,話到嘴邊又改口道,“不是,我爸哪會操心這些。”

喬梁一聽不是廖谷鋒的意思,心里登時松了口氣,這要是廖谷鋒的意思,喬梁怕是不知道該咋辦了,他并不是不喜歡呂倩,只是在感情一事上,他總是習慣性地逃避,尤其是呂倩和葉心儀,喬梁發覺自己似乎難以取舍,而其他女人……喬梁的腦海里閃過一個個身影,連他自個都嚇了一跳,不知不覺,他竟是如此多情。

這所謂的多情讓喬梁感到不安,因為他覺得這似乎是濫情,是對自己的放縱和不負責。

在這種感覺下,喬梁不由想,或許自己是該反省一下曾經的不羈了。

如此想著,喬梁不由微微嘆了口氣。

呂倩不知道喬梁在想啥,但她看到喬梁的樣子,心里沒來由有些難受,氣得又狠狠擰了喬梁一把,這壞蛋每次談到兩人感情的事,總是不肯正面面對。

“哎呀,你輕點。”喬梁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氣,呂倩這下是真用力。

“疼死你才好。”呂倩氣嘟嘟地說道。

喬梁苦笑,自己這下看來是把呂倩惹生氣了。

“你咋會突然提訂婚的事呢?”喬梁瞅了瞅呂倩。

“沒什么,我吃飽了撐的。”呂倩悶悶不樂地說道。

喬梁看到呂倩的反映,心里著實有些不安,他并不是不喜歡呂倩,人心都是肉長的,呂倩對他一片深情,喬梁又怎能無動于衷。

捫心自問,喬梁更是清楚地知道呂倩能看得上自己是他的福分,以呂倩的家庭出身包括呂倩自身的美貌,追求呂倩的人怕是能排成操場一個圈,但呂倩卻唯獨對他情根深種,喬梁要說心里一點觸動都沒有是不可能的,但在感情的世界里,喬梁儼然一個浪子一般,四處流浪卻又不知道自己的下一站在哪里,和章梅的失敗婚姻以及由此產生的對感情的不安全感,讓他對自己的下一段婚姻始終心生畏懼心懷恐懼。

喬梁微微有些走神,呂倩這會也沉默著沒說話,她剛剛沒有跟喬梁說實話,就是不想給喬梁太大的壓力,免得喬梁以為廖谷鋒是想用權勢來壓迫他,那是她不想看到的結果,她希望自己和喬梁的感情能夠純粹一點,如果喬梁還沒考慮好,呂倩也不愿意去勉強,老話說的好,強扭的瓜不甜,喬梁若是現在還沒想好自己的感情歸屬,那她急著強迫喬梁又有什么意義?

只是一想到父親那邊還等著她的答復,呂倩嘆了口氣,心知自己回頭得找個理由幫喬梁解釋,也不知道喬梁啥時候才肯正面回復自己。

兩人各自沉默著,此刻,省城黃原,楚恒辦公室里,楚恒接完一個電話后,手頭拿著一個優盤微微出神,這個優盤是楚恒從江州帶過來的,里面有一些視頻。

楚恒這會看著手中的優盤,眼神陰晴不定地變幻著。

楚恒手中的優盤里面的視頻,正是當初他手中掌握的趙曉蘭和衛小北在酒店里翻云覆雨的小視頻,這些視頻他一直保留著,哪怕是趙曉蘭出事,這個優盤看似失去了價值,楚恒也沒舍得扔掉。

楚恒眼下將這個優盤找出來,無疑是又想搞事,小視頻里的兩個當事人就趙曉蘭和衛小北,眼下趙曉蘭進去了,楚恒能做文章的也就只剩衛小北了。

原先楚恒覺得這些視頻失去了價值,畢竟趙曉蘭都進去了,而衛小北又不是公職人員,這種視頻對衛小北來說沒啥威脅,頂多只是讓衛小北名聲不好罷了,但楚恒之前也還是沒舍得把這些視頻毀掉,如今看來,又有了發揮作用的余地。

楚恒剛剛接的電話,是他派到深城的手下打來的,他讓人去調查中天集團那個肥婆董事長跟衛小北有沒有什么特殊關系來著。

不得不說,楚恒的直覺很敏銳,這一查,還真查出了問題,現在楚恒能夠確定的是衛小北和那肥婆董事長有些不正當的男女關系,但讓楚恒拿捏不定的是兩人的關系到底是誰占據主動,因為像他手頭的這種小視頻,對于非體制內的人來講,其實沒多大威脅,頂多就是涉及到道德批判的層面罷了,其他的就沒多少實質影響,而如果衛小北在跟那肥婆董事長的男女關系中屬于主導地位,那他這些小視頻更是無法發揮出太大的作用。

楚恒思慮許久,將手中的優盤收起來,決定親自再到江州跑一趟。

楚恒在前陣子知道衛小北跟徐洪剛有了商業利益上的勾連,其實第一時間就想到了當初他掌握的趙曉蘭和衛小北的這些小視頻,因為這些小視頻他只拿出來威脅過趙曉蘭,衛小北其實還是蒙在鼓里的,眼下他想對付徐洪剛,衛小北說不定就可以成為他利用的對象,但在沒有十足的把握前,楚恒也不敢貿然拿出這些小視頻去威脅衛小北,因為衛小北一旦對這些小視頻無所謂,那他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這也是為什么楚恒需要進一步求證衛小北和那肥婆董事長的不正當男女關系中誰占據主導地位的緣故。

而這一次楚恒派人到深城進行深入調查,發現那肥婆董事長并不只衛小北一個相好,她還有其他小白臉來著,而那肥婆董事長的丈夫,似乎也不管這些,兩人仿佛各玩各的,除了維持那一層婚姻關系外,其余的都不干涉對方的私生活,所以楚恒手中這些關于衛小北和趙曉蘭的視頻能發揮出多大作用,就得看衛小北在跟肥婆董事長的不正當關系中處于什么樣的地位,如果衛小北早就想擺脫肥婆董事長甚至想自立門戶,那他這些小視頻似乎就沒太大效果,反倒會起到助攻作用。

楚恒暗自算計著這些,一直到晚上下班后,才坐車前往江州。

江州市區,楚恒到了后,先是聯系了自己在市局安插的副局長董星浜,然后在市中心的那棟獨門獨戶的別墅等了起來

等了幾分鐘,董星浜就快速趕到,兩人在別墅院子里的小亭子里聊了起來。

董星浜跟楚恒匯報著局里的一些情況,特別是尤程東調任市局局長的一些變化,楚恒認真地聽著,眼里不時閃過精光。

“老董,照你的意思,這尤程東如今剛上任,那就是個空頭司令嘛。”楚恒說道。

“那肯定的,魯書記之前在市局當了那么久的局長,如今又是分管領導,他要是想架空尤程東這個新來的局長,是可以做得到的。”董星浜說道。

“架空?”楚恒笑容玩味,“尤程東可不是個省油的燈,他這個市局局長真成了光桿司令的話,那尤程東怕是會對魯明恨得咬牙切齒的。”

“肯定的,誰愿意手頭的權力被人拿走吶,但尤市長就算是心里恨得牙癢癢的恐怕也不一定有用,一來因為魯書記仍然是分管領導,二來因為魯書記在市局扎根的時間太長了,市局的人主要還是聽魯書記的招呼,第三則是因為尤市長原本就不是我們這個系統的人,他在我們系統全無根基,眼下突然空降過來,想要大刀闊斧改變現狀是很難的。”董星浜搖頭道。

楚恒微微點頭,“你說的倒也是客觀存在的實情。”

董星浜跟著又道,“所以我完全不看好尤程東來當這個局長,要是直接將呂倩提起來當局長,我覺得倒是有一點搞頭,尤程東當局長的話,估計沒法跟魯書記掰手腕。”

楚恒聽了,眉頭一下皺了起來,尤程東要是被魯明徹底壓制得死死的,那可不是他想看到的結果,最好是能跟魯明斗起來,還能斗個旗鼓相當,那才符合楚恒的利益。

心里沉思著,楚恒對董星浜道,“老董,你在局里邊要暗中給尤程東提供助力,不能讓尤程東如此輕易就被魯明給壓制了。

董星浜有所顧慮地說道,“楚主任,就算是我給尤市長提供助力,那也只能暗中做這個事,而且效果恐怕不好,市局里邊的人多數還是聽魯書記的,我如果做得太明顯的話,恐怕就會引起魯書記的警覺,到時候魯書記要是收拾我,我恐怕……”

董興浜沒把話說完,但他相信楚恒明白他的意思,魯明一旦想要收拾他,楚恒是沒辦法明著幫他的,畢竟楚恒現在調到黃原了,鞭長莫及,另一方面,楚恒之前因為競爭市長的關系,早就跟徐洪剛的關系鬧得有些僵,而魯明又是站隊徐洪剛的,一旦楚恒公然插手他的事,別人就會知道他是楚恒的人,到時候他的處境會更加艱難,所以從這一點去考慮,魯明真要打壓他的話,楚恒恐怕無能為力,更不會明著幫忙。

楚恒看了董星浜一眼,淡淡道,“老董,你現在是當局者迷吶,你只注意到了魯明依舊對市局有強大的掌控力,尤程東這個新來的局長斗不過魯明,但你卻忘了尤程東也不是個孤家寡人,你首先要弄清楚,尤程東這次為什么能夠空降到市局擔任局長?”

都市沉浮 https://ygdzr.com/baidu/16435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