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孫仁 回到首頁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孫仁
神秘復蘇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孫仁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桌面上的積水之下,一條惡犬的身影浮現,兇狠詭異,仿佛隨時都要一躍而出。

這個臉色蒼白的男子明顯也是靈異圈的人,雖然是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但是該有的眼力還是有的,他立馬就汗毛直立,一股莫名的恐懼涌上心頭。

不會錯的。

這積水下的影子看似是一條惡犬,但無論怎么看都是一只厲鬼。

“這個女人有問題不,不對,她沒有問題,她只是一個普通人,有問題的是那一杯水。”

這個臉色蒼白男子看了一眼那打翻的水杯。

他可以確定,之前有人將靈異寄存在了這杯水之中,一旦打翻就會有厲鬼被釋放出來。

意識到這點之后,他甚至不敢去靠近這張桌子了,而是忍不住繼續后退。

兇險,死亡,近在咫尺。

為了一場賭局把自己的命搭上去很不值得。

“你怎么一臉害怕的樣子哦,我知道了,你要死了,會突然死掉。”

熊文文動用了預知的能力。

預知之中,這個人靠近了這張桌子,結果轉眼之間就直接昏睡了過去,接著就死了。

死的莫名其妙。

這個臉色蒼白的男子看了看熊文文,又看了看桌子上的積水,然后一咬牙,二話不說轉身就離開了。

他覺得這事情已經有些復雜了,不能繼續攪合進去,至于怎么給何老板交代他也管不著了,總好過死在這里吧。

“跑,跑了”熊文文看著他快速離開頓時就愣住了。

“不是吧,這就跑了,你跑了我熊爹怎么辦,快回來玩啊,你不是會耍賴么。”

他試圖喊這個人回來。

結果這個人走的了。

因為這人嗅到了兇險,而且他在這娛樂城也只是為了工作,賺錢而已,不是為了和人拼命。

熊文文連續喊了好幾聲,直到這個人在視線之中消失了也沒有把他給喊回來。

一些圍在附近看的人對這里的情況感覺好奇,覺得很不可思議。

“什么爛地方嘛,一回兒玩,一回兒又不玩,難怪小楊想要干掉這里的老板,有惡心又喜歡耍賴,還不玩不起,換做是我也想干掉這家伙。”

熊文文也忍不住罵罵咧咧起來。

旁邊的江艷眨了眨眼睛,看著那桌子上的積水,心中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還真是很有用,直接就把人給嚇跑了。”

而對于這里發生的事情此刻何老板還不知道。

他在助理的帶路下來到了一間貴賓室。

推開門。

何老板立刻就沉著一張臉道:“駱勝,楊間今天來到大澳市找我算賬,這事情別說你不知道,現在問題嚴重了,他壓根就不打算和解,直接就想要我的命,你難道就不打算像一個辦法應對一下么”

此刻。

一張桌子前,駱勝放下了手中的牌,似乎早有預料的看了一眼何老板,然后露出了一個笑容:“何老板,這事情可是你惹出來的,是你貪錢,贏了楊間公司的人幾十個億,這才把正主帶來了大澳市,現在你知道怕了”

“我之前根本就不知道張顯貴和王彬兩個人是楊間手底下的人,我對內陸的情況想來了解的不多,別人介紹大客戶來我的娛樂城玩,我自然樂意賺他們一筆。”何老板絲毫不覺得自己有什么不對。

他這樣的生意做了也不止一次。

駱勝雙手一攤:“現在你不是知道了么”

“如果只是幾十個億,楊間根本就不會來大澳市,我和他完全還有和解的機會,是你說要楊間用尚通大廈抵債的”何老板盯著他,覺得自己擺了一道。

駱勝說的話,現在卻要自己來背鍋。

這下舊賬新賬一起算,何老板心中明白,如果今天過不去這個坎的話,自己的命就得丟在這里。

“欠債還錢嘛,別人名下有一棟大樓拿給你抵債不是理所應當么”

駱勝說道:“你自己惹出來的事情還是自己處理好了,我記得你認識幾個圈子里的人吧,讓他們擺平楊間不就行了,這事情你也干的不少。”

他知道何老板的娛樂城和一些馭鬼者還是有聯系的,那些馭鬼者平時暗地里幫何老板處理一些麻煩,雖然上不了臺面,但也不是普通人能夠應對的。

“楊間是總部的隊長,我認識的那幾個人一露面就可能會被干掉,而且死也白死。”何老板憋著一肚子氣道。

他最近也了解不少這靈異圈的事情。

民間的馭鬼者對上總部的馭鬼者,敢搗亂死了也是活該,而且還沒地方告狀。

駱勝搖了搖頭道:“既然是這樣那我也沒什么好辦法了,何老板還是自求多福吧,或者你現在去求一求楊間,如果他愿意放你一馬的話這事情或許還有轉機,可別連累我,我也是總部的人,嚴格說起來他還是我上司呢,真要怎么樣的話我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駱勝,我們認識的時間也不少了,一些客套話就不用說了,你干脆痛快一點,直接交個底,到底有沒有辦法對付楊間,如果有的話我可以配合你,但如果你還是這種態度的話,我立馬去向楊間跪地求饒,大不了什么都不要了。”

“我姿態放低一點,那個楊間也不好殺我。”

何老板不想再繼續拖下去了,他有預感現在的娛樂城肯定出情況了,說不定楊間他們已經贏了不少,一旦真贏到了八個億,楊間按照之前的賭約直接動手,那他就死定了。

他見識過這些靈異圈人的手段。

要弄死一個人太容易了,甚至都不需要露面。

“何老板,辦法也不是沒有,關鍵得看你花得起多大的代價了,畢竟這事情一旦選錯可是會死人的,而且會死很多人,另外下了決定就不能再變了,做墻頭草的話只會輸得更慘。”駱勝目光微動,晃悠悠的說道。

何老板見此,立刻道:“要我豁出去也不是不行,我也不是沒魄力的人,只是你這樣子讓我怎么相信你,你躲在后面把事情撇的干干凈凈,最后出來事情牽連不到自己頭上,反而是我左右都難逃一死。”

說實話,他現在心里就后悔。

卷進這事情當中的確很麻煩。

“何老板,我和你說實話吧,目前為止,全國,不,乃至全世界,都沒有人敢說對上一個總部的隊長能有必勝的底氣,我面對楊間的時候也許一個照面就會被他給干掉,得罪他的確是一個最愚蠢的選擇,至少現在的靈異圈還沒有人敢去得罪楊間,其他的一些富商,不搶著給他送錢就不錯了。”

駱勝收起了幾分輕佻之色,非常認真的說道。

“那你還把楊間引來大澳市你這是在玩火。”何老板咬著牙說道。

駱勝搖頭道:“我也是很矛盾的,只是有些事情還是得有人去做,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招惹他,算了,現在說這些沒有意義,你不是圈子里的人對靈異圈的事情知道的也很有限,這樣吧,你想辦法把楊間帶來這里,剩下的事情我來擺平。”

“你敢見他了”(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神秘復蘇 https://ygdzr.com/baidu/167485/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