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記憶碎片 回到首頁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記憶碎片
神秘復蘇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記憶碎片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怎么會這樣。”

此刻,何老板見到這樣的一幕頓時就驚慌了,他找來的何月蓮非但沒有起到好的作用,反而一露面就激怒了楊間,讓他瞬間就出手了。

這事情他無法理解。

因為何老板可以確信,何月蓮和楊間根本就不認識,也沒有交集,更別說有什么地方得罪的了。

甚至楊間都不知道和何月蓮是自己的私生女。

楊間一只手掐著何月蓮的脖子,將其整個人都給舉了起來,她無力掙扎,臉憋得通紅,像是一具掛在房梁上的尸體一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鬼影在迅速的入侵這個何月蓮的身體,并且獲取她的記憶。

但是詭異的是。

楊間入侵何月蓮之后獲取到的記憶卻不是正常活人的記憶,他在何月蓮的記憶之中看到了一片昏暗。

昏暗之中有一盞燈亮起。

那是一盞油燈,散發著微弱的光亮,勉強照亮了一片黑暗。

“記憶居然只有一盞油燈,什么記憶都沒有。不,不對,這應該是一種靈異保護,有人在這個女人身上留下了什么后手,防止有人入侵她的記憶,亦或者問題出現在這個女人的身上。”楊間此刻神色微動。

他鬼影讀取一個普通人的記憶是萬無一失的,但是在這個長相和鬼畫之中的厲鬼一模一樣的女子身上卻失效了。

一盞記憶之中的油燈阻礙了鬼影的進一步侵蝕。

“我不信,那盞燈真的可以擋住鬼影。”楊間選擇繼續侵蝕。

鬼影更進一步入侵。

記憶之中的那盞昏暗的油燈此刻在搖曳起來,仿佛黑暗之中吹來了一陣冷風,似乎要將那盞散發著光亮的油燈吹滅,而且隨著鬼影入侵的繼續,那油燈附近的風卻越來越大了。

油燈的火苗搖曳,周圍的黑暗也好似在跟在一起搖晃。

這一切不是出現在現實之中,而是出現在記憶之中。

楊間獲取到了新的記憶。

伴隨著那火苗搖曳,他記憶之中出現了一些新的線索。

周圍的黑暗黑暗褪去了少許,他看到了一面墻壁,斑駁,老舊,如同一棟幾十年的居民樓一樣,到處都是歲月的痕跡,而在這墻壁上面,他看到了一幅畫,那幅畫掛在墻壁上,若隱若現。

但是某種經驗和知覺告訴他,發黃昏暗的燈光后面掛著的那幅畫就是鬼畫。

而且在鬼畫的周圍隱約還呈現了好幾幅畫的畫框。

只是油燈的照亮范圍實在是很有限只能看到那么點內容,其他的一切都被黑暗籠罩,無法獲取。

“一面老舊的墻壁,掛著好幾幅油畫,其中一幅畫疑是鬼畫那地方有些熟悉,好像是以前鬼郵局的五樓,這個女人的記憶之中為什么會出現郵局五樓的場景”楊間心中的疑惑被放大了。

他讀取到的一點記憶碎片,竟是有關于鬼郵局的事情。

鬼影繼續入侵。

那記憶之中的油燈此刻在冷風的吹刮之下,總算是熄滅了,這一熄滅似乎是某種屏障被打破了。

一個女子的記憶立刻就浮現了出來。

這是一個正常女子的記憶,她出生,成長,讀書,生活

然而這些記憶都很普通,沒有任何有關靈異圈的事情,也沒有任何有關她特殊之處的事情,唯一的特殊之處那就是她張著一張極其漂亮的臉,從小就受人喜愛,長大了受人追捧,迷倒了很多的男人。

那些迷戀這個何月蓮的男子絕對不會想到,這個女人長的居然和厲鬼一模一樣。

“為什么會這樣”楊間獲取記憶之后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有一點點記憶碎片,但卻沒有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還是說,她有些記憶被隱藏了,亦或者是消除了

“楊間,你有些過分了,放下何姑娘,身為總部的人,你難道想當眾掐死一個普通人么”這個時候突然一個低喝響起。

緊接著有幾個人大步朝著這邊走過來。

一共三個人,而且每個人都氣息陰冷,和活人有些差異,應該是靈異圈的人。

其中一個人還穿著荷官的衣服,正是之前被江艷手中水杯倒映出來惡犬嚇跑了的張志。

不過開口說話的是另外一個人。

那個人面容古怪,整張臉像是有點融化了一樣,皮膚皺起,膚色暗淡,蠟黃,讓人感覺格外的陰森可怕。

楊間此刻收回思緒,緩緩的放下了何月蓮,然后轉而看著他們:“你是誰”

“我叫鄭義靜,是香江人,楊隊不會認識我的。”

這個叫鄭義靜的男子說道:“有什么話可以坐下來慢慢說,動手可就是你的不對了,你是負責人,應付靈異事件是你的責任,但是卻沒有說你可以肆無忌憚的對付普通人吧,所以還請放了何小姐。”

一旁的何老板見到這幾個人都出現了,頓時心中微微松了口氣。

他認識靈異圈的人就這么幾個,平時都很少請他們來,尤其是鄭義靜。

但是現在不請不行了,今天這事情擺不平只怕會死很多人。

幸好,那個之前被嚇跑的張志還是選擇露面了,沒有畏懼這個鬼眼楊間。

果然,人多還是有點底氣的。

不過張志此刻神色飄忽不定顯得很緊張,他雖然是靈異圈的人但是對付對付普通人,關照關照賭場,對一下靈異圈的新人還行,可若是要和傳聞中的鬼眼楊間交手他可沒有這個膽子,他還想多活幾年,不想這么快死了。x33小説手機端:tts:ヽ。

“鄭義靜沒聽說過你。”楊間瞥了一眼。

鄭義靜道:“楊隊整天忙里忙外,自然不會關注其他城市的事情,不過楊隊不認識我,我卻認識楊隊,畢竟靈異圈很多大事件可都是楊隊弄出來的,想不關注都難,只是現在何小姐已經快要被掐死了,楊隊能否高抬貴手放了她”

“放心,她死不掉,我下手有分寸。”楊間沒有松開何月蓮,還是掐著她的脖子。

“不知道何小姐有什么地方得罪楊隊的。”鄭義靜看著幾乎已經窒息昏厥過去了的何月蓮忍不住又問道。

楊間說道:“她長了一張不該張的臉,這張臉不應該出現在活人身上,不過你份量太小,沒資格知曉我的事情,我也懶得和你解釋,你們這幾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馭鬼者是想要給何老板出頭”

“不,不,不,楊隊誤會了,我和何老板是朋友,聽到他和楊隊有些誤會所以今天特意過來想做一個和事佬把這其中的誤會給解除了,免得傷了和氣,楊隊也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份,我想這次肯定是何老板一不小心得罪了楊隊。”

“楊隊也別和普通人一般見識,普通人的事情普通人去解決,總部的人不干涉普通人的事這也是規定,不是么”

這個鄭義靜長著一張宛如蠟尸一般的臉龐,卻和顏悅色的說著和解的話。

怎么看都有著很強的違和感。

看樣子楊間的確很有威懾力,讓身為馭鬼者的他們也不敢多放肆。

“原來是有靈異圈的人撐腰,難怪何老板做生意如此的肆無忌憚,一個娛樂城又是出千,又是下套,為了賺錢來者不拒,連我的人都不放過。”楊間說道。

何老板擠出一絲笑容道:“楊隊,我們之間真是一個誤會,還希望楊隊能夠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事情發生了,就不會當沒發生過,再說了,你算什么東西,我憑什么給你面子要和你化解誤會找幾個靈異圈的阿貓阿狗就想給我施壓,唬住我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他們三個全給宰了。”

楊間冷著臉,絲毫沒有給這個何老板一丁點的好臉色。

聽到這話,鄭義靜臉色不由微微一變,那個張志蒼白的臉色上露出了一絲慌張的神情,最后一位馭鬼者倒是有些反常,有些怒意的盯著楊間,似乎對他的話感到很不開心。

何老板頓時又氣又怒,但卻又不敢發出來,只能硬生生的憋住了。

他什么時候受過這種氣。

楊間卻不管何老板什么感受,他只是轉而道:“今天你們是來幫他出頭的”

“事情沒有糟糕到那種地步,你和何老板之間也沒有什么深仇大恨,你是干大事的,這樣的事情還不值得你去操心,如果楊隊不介意的話,我可以給楊隊一個滿意的答復。”鄭義靜說道。0

“聽你的意思你是為何老板出頭的了很好,但是靠你們的這幾個人還不夠,再去喊點還差不多。”楊間說道。

何老板此刻忍住怒意道:“楊隊,我已經很有誠意的向你道歉了,你如果真要咬著我不放的話,那就沒意思了”

話還未說完,鄭義靜就立刻打斷了,然后轉而道:“楊隊不如這樣吧,我今天用何老板的身家性命和你賭一把,如果贏了的話,你就當之前的事情沒有發生過,如果輸了,不用你多說,我將何老板的身價性命雙手奉上,你看如何”

他不敢和楊間翻臉,因為和楊間動手的風險太大了,所以他退而求其次,找一個可以有機會贏楊間一手的機會。

“我要何老板死,他活不過今晚,他的身家性命已經在我手中了,我為什么要和你賭。”楊間平靜道。

“再加上她呢你對她很感興趣吧。”鄭義靜指了指那個昏厥過去了的何月蓮道。

楊間目光動了動,隨手把她丟了出去。

鄭義靜立刻接住了,脫離楊間昏厥過去的何玉蓮咳嗽了兩聲后立馬就清醒了過來,她驚魂未定,到現在還有點不明白情況。

“閑著也是閑著,陪你玩一玩。”楊間面無表情道。

“多謝楊隊。”鄭義靜緩緩的松了口氣,擠出了一絲笑容。div

神秘復蘇 https://ygdzr.com/baidu/167485/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