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451章 請你遠離我 回到首頁

第1451章 請你遠離我
秦靜溫喬舜辰第1451章 請你遠離我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喬舜辰的愛在秦靜溫這里過于敏感,尤其從喬舜辰的嘴里說出來,秦靜溫聽著格外刺耳。

“不要這樣說,不要說假話,你沒有愛過我,我們之間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你為了報復我在演戲。”

“喬舜辰,別輕易說出愛這個字,你不配。”

秦靜溫的字字句句可都是喬舜辰當時說給她聽的,盡管這是秦靜溫在提醒喬舜辰,依然能重創她還沒有愈合的傷口。

“我知道我不配,可我的愛是真的。之前說的那些都是氣話,不是我的真心話。溫溫,我是愛你的,如果不愛我不可能用我的命去救你,不愛不可能看你痛苦我比你還難過。”

“溫溫,我……”

“你在開玩笑么?我心疼到死你看見了么、我哭到窒息你聽到了么、我崩潰到無助你想到了么?我好不容易把這一切都熬過去了,你現在對我說你比我痛苦,我會相信么,會么?”

秦靜溫大聲質問著喬舜辰,他只要一開口說話,秦靜溫一定能指出他的錯,可看秦靜溫忍耐了多少,承受了多少。

“抱歉,都是我的錯。我解決問題的方式不對,我的錯我不辯解,只求你給我個機會讓我彌補這一切。”

她的痛苦喬舜辰清晰的感受著,正因為她痛苦喬舜辰才痛恨自己的愚蠢行為。

“彌補,怎么彌補?”

秦靜溫倒是想聽聽,喬舜辰用怎樣的辦法才能補償她這一路的艱難險阻,才能安撫她的痛不欲生。

“我們結婚,從此以后你是我的公主,我會毫無保留的愛你……”

聽到這秦靜溫諷刺的笑了,被諷刺的眼淚都不知不覺的流下來。

“結婚?為什么要結婚?”

“你我的過去雖然只有怨恨但也算山水一程,怨恨結束了你我就該山高水遠。我祝你錦繡前程,你住我余生幸福,這不是很好么。”

秦靜溫不敢提結婚兩個字,結一次離一次,這么痛苦的事情她再也不想經歷了。

“不好,沒有你我沒辦法錦繡前程,沒有你我活不下去。我做不到山高水遠,也說不出祝福你的話。”

“喬舜辰,離婚證你都扔給我了,怎么還能說這樣的話,反反復復有意思么你。”

秦靜溫怒吼著,想起離婚證她的心就在滴血。

“離婚是我提出來的,可你知不知道那是我給你的最后機會,那是考驗你愛不愛我的方式。”

“你很配合,很快就拒絕了這個機會,也讓我知道你究竟愛不愛我。”

秦靜溫的情緒失控了,話音都沒落下,已經哽咽了。一個紅色的小本本,一張不大的照片,一個政府的鋼印,徹底擊垮了秦靜溫對喬舜辰所有的幻想。

“你都拒絕了,你都放棄機會了,就請你遠離我,越遠越好。”

“為了你我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和底線,可你給我的結局是爛尾收場。我在也不想經歷這些,你也不要把我當傻子一樣在來騙我。”

秦靜溫一邊哭一邊傾訴,也在哭訴中放棄著掙扎著。

喬舜辰讓她害怕,讓她不敢靠近。她已經不知道喬舜辰愛她是怎樣的感覺,但卻清晰的記得被他傷害有多痛心。

這哪里是愛,分明就是在還債。

“離婚證的確是我去辦的,正因為我知道離婚證是我的希望是我和你的未來,所以才要謹慎。”

看秦靜溫傷心欲絕的眼淚,喬舜辰說話都變得急切,心也亂的一塌糊涂。他加快語速,快一點把事情解釋清楚,也能讓秦靜溫早一點從悲痛中走出來。

“當初我們兩個登記結婚的時候,你和我的心情都很糟糕,你是被我逼迫沒有一點喜悅反倒痛苦。我不想讓你留下這樣的記憶,才去辦理了離婚手續。”

“我想著去山村找你,想著和你道歉征求你的原諒,然后帶著你回來我們換一種心情重新登記結婚。”

關于這一點是喬舜辰解釋的重點,他是用心良苦,并不是真的想離婚,只是接下來的發展卻不在他的計劃之內。

“我看你發布的一個視頻,看到你手上我編制的手鏈那一刻我真的興奮極了,從小到大我沒有那樣的感受,充滿希望滿眼陽光你知道么。”

喬舜辰即使是現在想起來都能感受到當時的希望,這種希望讓人精神抖擻。

“我就是帶著我們幸福的未來去找你,即便山路塌方,即便頂風冒雨我就是徒步也要快點見到你。”

“可是我在教室外面看到你的熱情洋溢,看到你的滿眼幸福,看到你即便條件不好也能紅潤的臉頰,我一下子就膽怯了。”

這一切都是秦靜溫的幸福啊,他不曾給與過的快樂啊。喬舜辰對自己沒有信心,怕他毀掉了秦靜溫重新開始斗志。

“我害怕,害怕帶你回去之后讓你的熱情洋溢消失,我害怕你的滿眼幸福被我傷害。我甚至不敢和你說一句話,我怕我開口哪怕是一個語氣都會傷害到你。”

“我真的害怕,畢竟我的記憶沒有完全恢復,畢竟我心理上的障礙還在糾纏著我。”

喬舜辰說到這眼淚也忍不住順著剛毅的臉頰滑落。這眼淚不是可憐自己而是心疼秦靜溫。這眼淚不是在偽裝自己,而是對自己膽怯的痛恨。

他恨自己一切明白的太晚,恨自己不該逃避心理治療。如果一切都早一點,去山村那次就該把一切說明白,秦靜溫也就不會被壓在廢墟下。

“不要跟我說這些,我不想聽。”

秦靜溫看不得男人流眼淚,也不想去相信喬舜辰所謂的離婚證的真正原因,更不想喬舜辰動搖她的心。

此時她選擇忽略喬舜辰說的這些,只讓自己渾身長滿刺以此來保護自己不在被喬舜辰傷害。

“溫溫,二十多年的仇恨就像大樹扎根一樣,否則我不可能知道你是秦瀾家人的時候有那么多的懷疑。”

“二十多年你們秦家所有人都是我設定的仇人,不管我見到誰找到誰我都要打擊報復。可是我真的沒想到我最愛的人就是秦家人,那一刻我都覺得自己被雷劈了,我甚至承受不住這樣一個事實。”

他們的故事必須從頭說起,因為心結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喬舜辰說這些不是替自己辯解,他只是希望把這一切都掰開了揉碎了,再也不要影響到他們以后的生活。

“我把對你的愛轉變成恨,我失去理智的讓你丟盔棄甲,讓你一無所有,可是現實又給了我一巴掌,你竟然是救我的那個人。”

“你救了我的命我卻毀了你的一切,這種打擊把我逼到了絕境。我不敢面對你,逼自己閉上眼睛抹去事實。”

喬舜辰是痛苦的,現在說起來都心痛,那種反復的折磨,那種愛與不愛之間的抉擇,是最煎熬最無能為力的。

“當你站在天臺的圍墻上,我想明白了一切,我不要過去,也不要未來,你才是我存在的意義。那天你若真的跳下去,我必定隨你而去。我也想好了,只要你下來,我要釋懷一切跟你在一起。我要用我的余生來給你全部的愛,寵你疼你。”

“那天你在醫院醒來第一個看到的就應該是我,那一天也該是我們一切不幸的結束。可是我母親去世的真相徹底把我擊垮,也敲碎了我所有的幻想。”

說到此,喬舜辰的情緒也面臨崩潰,只是秦靜溫的痛比他還深,秦靜溫的遭遇比他要曲折,他有什么顏面在秦靜溫面前崩潰呢。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換一種方式祭奠他當時五雷轟頂般的悲痛,那就是眼淚越流越兇。

“我恨錯了人,我用掉了二十多年的時間,犧牲了我最美好的年華,可結局卻是個玩笑。重要的是為這個玩笑買單的人卻是你。”

“那一刻我不得不承認我是這個世界上最愚蠢最可悲的人,我不得不承認我做的一切都是錯的。我本身就是個大寫的錯誤,可恥可笑甚至可悲,我三十多年的人生都因為這個事實而瓦解崩塌。我……”

“不要說了,不要說了,這些跟我沒有關系。”

秦靜溫忍不住大聲叫停,她發現喬舜辰的痛,她不忍心聽下去。喬舜辰的眼淚更是毒辣的流進了她的心里,疼的是她。

“溫溫,我知道錯了,再給我一次機會。”

喬舜辰不能讓事情停下來,他必須爭取秦靜溫的原諒。

想要她原諒,就要真誠道歉,就要讓秦靜溫看到他挽回的決心。

“溫溫,對不起。”

喬舜辰一個大男人,突然就跪在了秦靜溫面前。不住的道歉,不停的請求原諒。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你給我最后一次機會,如果我做的不好……”

“起來,你干什么啊。你們喬家道歉都要跪下么,這是道德綁架你知道么。”

秦靜溫又一次被喬舜辰給嚇到了,最近被跪了好幾次,但這一次絕對是她最心痛的一次。

“我們不是道德綁架,我們是做了必須下跪的錯事。”

若不是真心懺悔,若不是做了超越底線的事情,誰會下跪道歉呢。錯事也有分寸的拿捏,而喬舜辰,乃至喬家人都做了超越底線的事情。

“你起來,我不接受。以為這樣就可以么,以為這樣我就原諒你么。”

“你給我起來聽到沒有。”

秦靜溫不接受喬舜辰的道歉,也不接受他所說的一切。他寧愿相信喬舜辰說的都是假話,也不想自己的心被動搖。

他這一跪她的心就亂了,他這一跪她的眼淚就洶涌澎湃。

“你可以不原諒我,你可以恨我一輩子,但你要給我機會,給我一個贖罪的機會。”

喬舜辰沒有起來,只是一次一次的請求著。他就要一個留在秦靜溫身邊的機會,哪怕被恨一輩子他也想在秦靜溫身邊。

秦靜溫喬舜辰 https://ygdzr.com/baidu/17620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