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養成一個金剛蘿莉23 回到首頁

養成一個金剛蘿莉23
大佬穿成炮灰(快穿)養成一個金剛蘿莉23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的女魔就沒有不滿意的!”

“可惡,要比大小嗎?”

“不跟豆芽菜比!”

“你才豆芽菜,老子明明是黃瓜!”

“我贏了,我的是茄子!”

男人的自尊不容質疑,一群成年的魔修們當下要脫褲子比比。

少年魔王對此也是十分好奇,他不是好奇別的,他就是想知道自己和他們比,有沒有優勢。

這時,江河帶著一群端食物過來的魔廚們都愣住。

難道魔修們吃飯前都要摸弟弟?這是什么操作?

難不成摸完弟弟后再抓食物吃,會特別的有味兒?

江河惡寒不已,決定還是快點走人吧,反正魔界的靈石也被快被他撈光,再撈下去魔修都成窮光蛋。

原本沒什么羞恥心的魔修們突然對上水美人明亮的眸子,莫名的不自在,忙不迭的拉起褲子。

好丟人,給魔界丟人了。

同樣深感丟人的魔王清清嗓子,強行挽尊“其實他們平時不是這樣的。”

江河呵呵一聲,都是男人,他其實沒有意見的,只是離他遠些就行。

青綠的稻田在黯淡的陽光下,長勢分外喜人。

“真不錯,百分之八十的存活率呢。”江河贊道,“魔稻和魔棗一樣,一年可種兩次,等全魔界都種滿魔稻,就不會有人挨餓。”

少年魔王跟在他身邊,思緒隨著他的話充滿了希望。

“走,我們去永夜之地看看。”

少年魔王看著水美人那只拉住他的纖細手指,心漏跳了一拍。

他突然想起合歡臺的狗血愛情劇我愿牽著你的手,直到永夜的來臨。

永夜不再是漆黑一片,隔段距離就有點點燈光。

那是守護魔棗的魔修們,魔棗糕很好吃,小魔崽子們特別喜歡,但魔蟲也喜歡,不仔細看著,魔蟲能一口氣將魔棗啃個干凈!

看完魔棗田后,江河將一堆種田資料交給魔王,并道“有問題就上網找我。”

少年魔王垂下眸子,微弱的燈光沒照出他眸子的瘋狂。

“你就不能留下嗎?”他輕聲問。

“不能!”江河干凈利落的拒絕,“我一介道修,留在魔界百害而無一利。”

“即使魔后之位也吸引不了你?”

“……”

什么?!!!

江河忍不住掏掏耳朵,他沒聽錯吧?

然而此時少年魔王非常認真地看著他,沒有說笑的意思。

江河驚悚了,“魔魔魔……后?”少年,你的犧牲是不是太大了?

少年魔王朝他伸出手,黯淡的燈光下,越發顯得他膚白如雪,美得妖異。

他的聲音很輕“你當我的妻子,我們共享魔界……”

江河果斷地拒絕。

他是直的!不管穿越多少個位面,還是直得不能再直!絕對無法掰彎。

少年魔王的眸子瞬間變得冷酷無情,“既然你這么無情,我也不必手下留情。”

“只要你離開,我就向修真界宣戰!”

“我會告訴正道,除非你回到魔界,不然正魔之間的戰爭永遠不會停止……”

“到時全瀾滄的修士都會知道,戰爭是因為你的緣故!你會變成正道的公敵,到時他們會主動逼你到魔界,你在修真界沒有立足之地!”

少年魔王凝視仿佛驚呆住的美人,聲音緩和下來,“我知道你熱愛和平,希望能解決正魔之間的戰爭,免得再發生萬年前的天地大戰的浩劫……”他朝她伸出雪白修長的手,“水兒,留在魔界,留在我身邊,我愿對著魔祖發誓,永遠愛你如初……”

水水水……兒?

哎喲我的媽啊,我的雞皮疙瘩!

江河不想同他廢話,當下豪爽地扯下褲子,撈起裙子,向少年魔王證明,裙子里的東西掏出來比他還大。

“水兒,我是真心的,并不是饞你的身……”

少年魔王的聲音截然而止,雙眼發直地看著對面的水美人。

這是啥?

少年魔王承受了他這個年紀不該承受的慘痛暴擊,他的眼珠子差點脫眶,盯著那黑夜中的威武雄壯。

掏出來比我還大?

江河放下裙子,頗為同情的拍拍少年魔王的肩膀,“少年,我只喜歡女人。”

少年魔王的聲音飄渺,“真的?”

江河挺了挺下半身,好心地建議,“要摸嗎?”雖然被男人摸很惡心,但為了讓純潔的少年認清事實,他不介意被摸上一把。

少年魔王還真摸了,那熟悉的手感和溫度,當即讓他站不穩,一臉茫然地道“真的……”他不敢置信地抬頭,看著對面那人胸前的高聳,“胸部也……”

江河挺了挺上半身,一臉自豪“嗯,也是真的。”

“……”

少年魔王美艷的臉瞬間裂了。

這都什么怪物?上半身是美人,下半身是男人!

“什么叫怪物,人妖平常普遍得很!”江河不滿地道,一副他是人妖他自豪的模樣,沒有一點羞恥,臉皮賊厚。

魔王表示不能接受,喃喃地道“瀾滄界有人妖這個種族嗎?我知道有人和妖修結合的,但也沒生出不男不女的種族啊?”

江河向打擊慘重到懷疑人生的魔王揮手,灑油那拉,拜拜啦!

少年喲,想成為皇者,就要經受普通人不能經受的痛苦挫折,經受常人不能經受的打擊!

“你們這些混蛋!我師父不會放過你們的!”王三思恨得眼珠子滴血。

江心月和林雨悅皆被封了靈力,她們的手腳沒被綁,但動彈不得。

只有嘴巴能動的她們深恨自己沒有七彩劍的嘴炮功夫,能將壞蛋罵到吐血。

對上大乘修士,就算是仙劍也只能歇菜,最慘的是七彩劍,因為嘴臭被壞蛋丟到茅廁里泡著。

大乘期的山羊胡子修士陰森森地笑著,恨聲道“都是你們云天宗的錯!尤其是你們師父江河!如果他的化神大典沒有溝通天道,我就不會知道自己罪孽深重,飛升無望!”

“所有人都不能飛升,我也能死心,但為什么偏偏有人可以飛升,有人卻不能!”

山羊胡子憤恨又絕望,“我生平殺的水靈根爐鼎堆積成山,天道不會放過我的。”“不管我走到哪,我都能聽到雷聲,我知道天道想將我劈死!”

“天道為什么不永遠沉睡下去?”他發出絕望的嘶吼,“如果天道要蘇醒,為什么萬年前不醒?那時候,我手上并沒有任何血腥罪孽!”

“天道審判老夫之前,老夫要先將瀾滄界殺個血流成河再死!”山羊胡子眼睛血紅,“就從你們云天宗開始!”

眼看山羊胡子陷入魔障之中,就要出手時,突然一道嬌媚動人的聲音響起。

“天道太忙,來不及審判,就由我來審判!”

“誰?”山羊胡雙眼充血地看過去,怒喝一聲。

當看清楚來人時,林雨悅三人頓時驚住。

這可是瀾滄界的女神啊,水靈根們的偶像――水之戰士!

江河的視線掃過三個被打得灰頭土臉的徒弟,頓時怒焰沖天,即使他們只是皮肉傷,他還是心疼不已。

“你們沒事吧?有沒有受傷?”他一臉心疼地詢問。

林雨悅知道水美人是師父的網友,趕緊回答“我們沒事!水前輩,你趕緊離開,你不是他對手!”

“哈哈哈……”山羊胡子大笑出聲,他淫邪地看著江河,“竟然是化神期的水靈根?老夫臨死前能采補個絕色美人,做鬼也風流。”

王三思急得滿頭大汗,大喊出聲“你快走啊!他是大乘,你不是他的對手!”

林雨悅的眼淚都快掉下來,“水姐姐,你快跑。”

江心月更冷靜點,她咬著唇,仇恨地瞪著山羊胡子的大乘期,“死山羊!水靈根有水之詛咒,采補者一生功力不得寸進!”

山羊胡子再次狂笑,“老夫的修為在瀾滄本來就是極限,老夫不怕!”說著,他獰笑著伸手欲要抓住江河,“有個絕色美人陪老夫一起死,此生足矣!”

江河冷笑一聲,取出一把仙劍,沖上去就是一頓暴揍。

林雨悅呆了下,這一言不合就動手的風格,可真像師父呢,果然是至交好友的緣故嗎?

山羊胡子原本并不將江河當一回事的,可特么的,這化神期女修也太厲害了,真的只是化神期?

兩人打得興起,防護力不高的法衣根本經不住。

江河身上的衣服也開始破損。

“有有有……有腿毛!”林雨悅眼珠子差點沒掉下來。

“誰有腿毛?”江心月問。

“水美人。”林雨悅困難地回答。

“人都有腿毛,腿毛不是很正常……”王三思的聲音越來越小,雙目發直地看著漂亮的水美人,拒絕相信水美人身上有這么粗糙的東西。

江心月張大的嘴緩緩地合攏,體貼地說“咱們就當做沒看見吧,水姐姐這樣一個大美人,腿毛這么長、這么粗、這么黑,肯定很自卑。”

為免辣眼睛,師兄妹三人乖巧地將注意力放到水美人的上半身,發現天道果然是公平的。

給了水美人絕色的臉孔,找不出缺點的上半身,還給她讓人不忍直視的下半身。

江心月深深的為水美人憂慮,要是被水美人上半身迷住的男人日后與她成親,要是嫌棄她的下半身怎么辦?

王三思小聲地說“我回去就煉個脫腿毛靈器,保證腿毛除得一干二凈,但……”

“除毛的作用也不大,你看她的腿……實在太粗了。”

這么粗的腿,他只在男人身上見過。

大佬穿成炮灰(快穿) https://ygdzr.com/baidu/177875/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