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520章 第 520 章 回到首頁

第520章 第 520 章
小妖妻(霧矢翊)第520章 第 520 章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聞翹和聞兔兔正欲朝那幾根石柱走過去,突然發現有幾道身影朝那石柱而去。

那幾人來到石柱前,先是警惕地往周圍看了看,然后看向那幾根石柱,取出靈器開始攻擊它。

聞兔兔的眉頭皺起來,“姐姐,他們在做什么?”

“不知道。”聞翹神色未變,“不管他們在做什么,我們都不用理會!走,我們也過去!”

兩人也來到那石柱前。

宿星圖一共有二十八根石柱,此時只有六七根那樣,也不知道是宿星故意收起來還是其他原因。

聞翹兩人的到來,引起那些人的注意。

當他們看清楚聞翹的模樣時,眼里露出驚艷之色,驚艷過后,便是邪氣橫生。

一個男修用不正經的調笑語氣道:“這位漂亮的仙子有何貴干?”

“這些都是我的!”聞翹霸氣地說,“你們可以走了!”

在場的幾個男修都愣了下,不過他們能來到第五層,可見都是心志堅定之輩,自不會被一個女人的話震住。

當下都有些好笑,玩味地道:“俗話說先來后到,這些石柱是我們兄弟先發現的,你一來就要全部霸占,未免太不講道理了吧?”

“其實也沒關系,此等貌美的女子,咱們兄弟也樂意陪她不講道理。”

“若是仙子能從我們兄弟手中吃下幾招,咱們可以將這些石柱送給你的。”

“有這等美人相伴,縱是在煉心塔待個一年半載也是快活的。”

“……”

聞兔兔頓時大怒,寒聲道:“敢調戲我姐姐,你們找死!”

聞翹倒是平靜,然而出手卻非常利索,并不等他們反應,已經一拳就朝最近的一個男修揍過去。

對方沒想到這兩人連話都懶得和他們說就直接開打,氣得夠嗆,但當看到被聞翹一拳揍飛后氣息奄奄的人,頓時神色一凜,心知這次遇到硬茬子,紛紛嚴陣以待。

可惜兩個打起來就變成兇殘貨的家伙并不給他們機會,甚至連靈器都沒用,就直接動拳頭將人揍趴在地。

聞兔兔一腳踩在某個人的腦袋上,輕蔑地問:“剛才你說什么,兔爺我好像沒聽清楚。”

被踩住腦袋的男修滿臉都是血,心里嘔得要死。

要是知道這變態的小鬼竟然是元皇境妖修,早在這兩人出現時他們就跑了,哪里還會不知死活地調戲那女修?

聞兔兔見他不吭聲,嘖了一聲,“剛才你們說得那么好玩,我還以為你們很能打呢。”突然用力一踹,將人踹開,寒著臉道,“我姐姐也是你們能調戲的?弄不死你們我就不姓聞!”

眼看聞兔兔就要擼起袖子將這群人再收拾一遍時,突然一道聲音響起:“聞姑娘?”

聞翹轉頭看過去,便見出現在不遠處的兩人。

她雙眼一亮,朝他們揮手道:“裴公子,宿姑娘,好久不見!”

“聞姐姐!”

一個小孩子憑空出現,歡喜地朝著聞翹撲過去,摟著她的脖子猛蹭。

聞翹下意識地伸手托住它,入手觸摸到極為真實的感覺,雖然沒有重量,但撲過來的孩子已經很像一個真正的人類,只有碰觸到時才能發現并非如此。

“宿星?”

“是我呀,聞姐姐!”宿星笑瞇瞇地看著她。

聞翹忍不住笑起來,朝走過來的裴棲羽和宿陌蘭道:“你們果然在這里。”

裴棲羽看著她不說話,一臉矜傲之色,就算高興,也是不動聲色。

倒是宿陌蘭也是一臉驚喜之色,忍不住上前給她一個擁抱,高興地說:“先前我們聽說寶鼎城來了一位會煉極品丹的很厲害的天級丹師時,就猜測是不是寧公子,沒想到真的是你們……”

說了會兒,宿陌蘭才反應過來,“哎,你是特地來這里找我們的?”她一臉驚訝之色,“你怎么知道我們在這里?”

聞翹如實道:“我夫君說的。”

宿陌蘭一臉恍悟,笑著說:“寧公子素來聰慧,能猜出來也不奇怪。”

“聞姐姐,好久不見,我可想你啦。”宿星趴在聞翹的肩膀上,一副不愿意和她分開的模樣,奶聲奶氣地說,“原本我們打算等離開魂獸大陸后,就去混元大陸打聽你們的消息,看你們有沒有去混元大陸呢……”

裴棲羽見他們已經聊起來,陰沉沉地盯著宿陌蘭拉著聞翹的手,暗暗撇了下嘴。

他的視線轉移到那些被聞翹和聞兔兔聯合暴揍一頓的修煉者身上,都是元宗境,若是放在其他地方,確實是不俗的戰斗力,但在聞翹和聞兔兔面前,就像是送菜的。

此時他們正一臉震驚地朝這邊看過來,特別是看到會憑空飛起的宿星時……

裴棲羽神色微閃,朝他們走過去,極有默契地和聞兔兔一起將這些人都解決掉。

等他們將那些不懷好意的修煉者都解決掉后,聽到聞翹說道:“你們的事,我已經聽說了,夫君讓我過來找你們……”

裴棲羽的臉色瞬間黑如鍋底。

宿陌蘭眨了下眼睛,下意識地看向某人,果然見他的臉色十分難看,不由有些尷尬,“沒給你們帶來麻煩吧?”

“沒有,那刁凌惜還不知道咱們是認識的。”頓了下,聞翹又道,“刁凌惜也看上師無命和聞兔兔,還說等她修煉到元皇境,要讓聞兔兔當二十二房男妾。”

宿陌蘭終于忍不住,噗的一聲笑出來。

聞兔兔黑著臉,見那魔種跟著幸災樂禍地笑,頓時不忿地說:“你笑什么?那刁姑娘還放話,要等著你給她做第二十一房男妾呢。”

裴棲羽的臉色再次黑了。

宿星眨巴著純潔的大眼睛,好奇地問:“為什么魔種變成第二十一房男妾?他不是第二十房嗎?”

“二十房現在是師哥哥。”聞兔兔不遺余力地傷害對方,“所以他就變成第二十一房。”

“你也沒多好,可是第二十二房呢。”裴棲羽冷嘲熱諷。

聞兔兔頓時想擼起袖子將這討厭的魔種揍一頓,以前相處得少,沒發現這魔種竟然如此討厭。

聞翹看了看周圍那幾根石柱,皺眉問道:“宿星,你的本體發生什么事?怎么只剩下幾根柱子?”

輕飄飄地掛在她肩膀上的器靈先是懵懵地看她,然后歡快地笑起來。

“聞姐姐,你看我,現在是不是身體已經凝實好多?”

聞翹點頭,“若不仔細看,還以為你已經修煉成人了呢。”

不過還是有差別的,近距離觀看時,它的身體還有些不正常的乳白色,只是被它身上的衣服遮掩,容易讓人忽略。

宿星高高興興地道:“你們離開后,蘭蘭和裴棲羽去盤古大陸找到兩件仙器,我吞噬后,本體已經修復七成啦,可以控制本體的石柱數量,我將其他的收起來,留這些在這里監督第五層……”

經宿星解釋后,聞翹終于明白宿星留下幾根石柱在這里的用意。

此地距離第五層的入口非常近,只要來到第五層的修煉者,都會被宿星圖注意到,就算宿星圖的器靈在第五層到處跑,只要它的本體留在這里,便能監測到所有進入第五層的人。

如此,也是為了防止城主府的人找到這里后,他們能在第一時間發現。

不過也帶來麻煩。

那些發現這里出現幾根石柱的修煉者,都將它當成煉心塔的異變,還以為這幾根石柱和煉心塔有什么關系,為此不少修煉者打起它的主意。宿星圖可是神器,當年它佇立在宿星谷,不少宿星谷的弟子都用靈器攻擊過,卻未傷到它分毫,更逞論是想挖走它了。

先前那些修煉者,也是打起石柱的主意,趁機想挖走的。

只是沒想到聞翹比他們更霸道,一來就表示這些是她的,最后打起來,那些人將聞翹當成是對這石柱有企圖的。

宿星笑得眉眼彎彎地說:“他們都不知道那石柱是我呢,很多人都鎩羽而歸,我原本正想換個地方的,沒想到姐姐就來了。”

聞翹摸摸它的腦袋,暗忖看來有眼光的人確實不少。

幾人聊了會兒后,聞翹便道:“你們隨我一起離開罷。”

“去哪?”宿陌蘭頓了下,有些為難地道,“城主府的人還在找我們,若是我們出現……”豈不是會給聞翹他們帶來麻煩?

她和裴棲羽兩人被城主府通緝便算了,并不想連累聞翹他們。

聞翹淡定地道:“沒事,我這里有易容丹,你們直接易容,順便用遮瑕丹和遮齡丹,掩飾修為和改變骨齡,他們應該沒辦法看出來。”

宿陌蘭和裴棲羽雙眼一亮,這確實是個好辦法。

也不是他們先前想不到這辦法,而是他們身上沒有這幾種靈丹,也沒多少煉丹師會煉。

在外行走多年,特別是在幾個高級大陸都轉過后,宿陌蘭和裴棲羽早就發現,縱使是高級大陸的煉丹師,也不是所有煉丹師都有寧遇洲的本事,甚至連易容丹這種靈丹都不多見,很難在外面買到。

也因為如此,他們才會決定暫時躲到煉心塔,利用宿星和裴棲羽的幻術,倒也不虞被發現。

兩人很快就改變了模樣、身形和年齡、修為。

宿陌蘭變成一個滄桑的中年女修,容貌中等,不過身上那股子楚楚可憐的韻味并未消失,反而襯得這中年女修多了某種勾人的韻味,風韻猶存。

裴棲羽直接將自己弄成個小姑娘,還是一個陰沉不討喜的小姑娘。

估計是被刁凌惜刺激到,既然刁凌惜喜歡男子,那他就直接變成個小姑娘,看她還會不會對自己發情。

變成小姑娘后,裴棲羽挽著宿陌蘭的手臂,倚在她懷里,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

宿陌蘭有些尷尬,又不好意思拒絕。

聞翹看到這兩人,莫名地覺得這兩人氣氛非常怪,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兩個女的搞那啥。

這么多年,雖然被她家夫君保護得很好,但她已經不是當年那個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也知道修煉界中一些事情,例如男人和男人之間,女人和女人之間,也是能那啥的。

等宿星將它的本體收起來,幾人終于離開煉心塔。

走出煉心塔時,裴棲羽微微瞇起眼睛,看著不遠處經過的城主府的侍衛,眼里露出幾分屬于魔種的陰暗。

膽敢逼迫他的人早八百年就死光了,那刁凌惜還以為她能好好地活著?

就算沒有寧遇洲他們到來,裴棲羽也有自信,再等一段日子,就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將刁凌惜解決。

聞翹和聞兔兔帶著裴棲羽兩人回到客棧。

剛到客棧,便見荊絕匆匆忙忙地趕過來。

看到聞翹他們帶來兩個陌生的女修,荊絕詫異道:“聞姑娘,這兩位是你們的朋友?”

“是啊,剛認識的,他們來找夫君求丹。”聞翹面不改色的胡扯,“荊公子怎么來了?可是有什么事?”

荊絕正色道:“聞姑娘,我正有事找你們,刁凌惜找過來了。”

聞翹微微一怔,面無表情地道:“先進去再說。”

一群人走進客棧。

挨著宿陌蘭的裴棲羽轉頭看向街道上巡邏的城主府侍衛,陰暗地想著,果然還是要盡快解決掉刁凌惜,省得礙手礙腳的。

寧遇洲、寧遇洲和師無命都在客棧里。

見到聞翹他們帶了兩個陌生人回來,寧寄臣瞬間便意識到這兩人的身份,不過看“她們”的模樣,他明智地沒有開口詢問什么,而是對聞翹道:“阿娖回來了。”

聞翹朝他頷首,示意宿陌蘭兩人進來。

因有荊絕這外人在,宿陌蘭和裴棲羽安靜地站在一旁,沒有吭聲。

荊絕也顧不得那兩個“女修”,有些焦慮地朝寧遇洲他們說:“寧公子,我得到消息,刁凌惜說要自親過來找你,請你去城主府煉丹。”

寧遇洲平靜地問:“她什么時候過來?”

“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荊絕的話還沒落,便聽到他們居住的院子外響起一道聲音:“寧丹師可是在里面?城主府八姑娘有請寧丹師過府一敘。”

荊絕被這話梗得不行,無奈地苦笑,發現自己的消息還是不算靈通。

“什么過府一敘?只怕是要強納男人為妾,真是好大的臉。”裴棲羽冷笑著說。

這話引起荊絕的注意,發現是那陰沉的小姑娘,明明長著一張天真可愛的臉,卻一副陰沉沉的模樣,實在不討喜。

雖然不討喜,但這話說得也沒錯。

這時,就見聞翹朝門外走,一臉冷冰銳氣,看著就像是去干架的。

聞兔兔見狀,毫不猶豫地跟過去,準備幫他姐姐打架。

小妖妻(霧矢翊) https://ygdzr.com/baidu/18071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