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525章 第 525 章 回到首頁

第525章 第 525 章
小妖妻(霧矢翊)第525章 第 525 章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聞兔兔鄙視他,“你現在是元宗境后期吧?連一個元宗境中期都打不過,出息了。”

師無命理直氣壯,“那位刁姑娘也是元宗境中期,還不是打不過阿翹妹妹。”

聽到這里,室內所有人都忍不住看他,越發的鄙視。

“不說元宗境中期,就算是元皇境初期,只怕也打不過阿娖吧?”寧寄臣中肯地說,不是他盲目自信,而是他的兒媳婦就是這么厲害,他這個作公爹的可能還低估她的戰斗力。

“這是自然,姐姐是最厲害的。”聞兔兔驕傲地說,“若是我和姐姐打起來,我也不敢保證能打贏她。”

裴棲羽和宿陌蘭都有些驚訝。

聞兔兔挑眉,“怎么,你們不相信?姐姐在天輪大陸的雷之域以天雷淬體十年,體魄之強悍,雖然比不上師哥哥的變態,但也少有人能及。反正我是比不上姐姐的,要真打起來,光是體魄上的強悍這方面,我就比不上姐姐。”

“喂,說誰是變態呢。”師無命不滿地抗議一聲。

宿陌蘭和裴棲羽這才想起,聞翹還是個體修,膽敢跑去那些天雷之地淬體,也不知道她的體魄現在有多強悍。

這么多年,在幾個高級大陸輾轉歷練,不管是裴棲羽還是宿陌蘭,修為都有所進益。

如今宿陌蘭已是元宗境初期,加上一個能隱藏起來的神器的器靈,她的戰斗力也是少有人能比得上,那爆靈劍法更是威猛異常。至于裴棲羽,也是元宗境后期,幻術更是出神入化,一個不慎,連元皇境都要陷入他的鏡花水月之中。

上次他們之所以能在城主府的侍衛的包圍中全身而退,正是裴棲羽使用幻術欺騙所有人的感知,讓他們順利脫身。

除了裴棲羽自己,只怕如今沒有多少人能知道他的幻術有多可怕。

如今裴棲羽和宿陌蘭已經不用再偽裝,能光明正大地出現在人前。

這日,當他們走出紅林客棧時,恰巧遇到朝客棧走來的刁凌惜。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更何況是情敵見面。

刁凌惜雙目噴火地看著膽敢逃走的裴棲羽,這是第一個敢拒絕她的男人。還未等她有所表示,一柄重劍指著她,就見那個和裴棲羽并肩而立、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女修橫眉冷目。

“刁姑娘,可敢與我一戰?”

刁凌惜的目光從裴棲羽轉到向她挑戰的人身上,神色輕蔑,“有何不敢?只希望這次你們可不要再逃了。”

宿陌蘭巧笑嫣然,“只要刁姑娘不再以勢逼人,我們自然不會逃。”頓了下,她又笑起來,“不過現在看來,就算刁姑娘想以勢逼人,只怕也沒那個勢了。”

這話成功地激怒刁凌惜,差點一鞭甩過來。

看到這兩人從紅林客棧走出來,刁凌惜如何不知,這兩人肯定是巴結上里面的寧丹師,所以他們不用再躲避城主府,囂張地出現在自己面前。

刁凌惜陰狠地刮他們一眼,“走,去武斗臺!”

宿陌蘭二話不說,緊隨其后。

這邊的動靜也吸引了很多修煉者的注意力,師無命和聞兔兔聽說后,多少有些擔心宿陌蘭,也跟著過去。

寶鼎城和很多修煉城一樣,都有城內不得打斗的規矩。不過這規矩是用來約束普通修煉者,對于城主府和那些高階修煉者而言,等同于虛無。

刁凌惜便擁有這等特權。

不過她也不是蠢的,知道銀月妖尊他們看重寧遇洲的煉丹術,縱使心里想弄死他們,也不會直接在紅林客棧前動手,選擇寶鼎城中供給修煉者解決私人恩怨的武斗臺。

刁凌惜從未見過宿陌蘭動手,在她眼里,宿陌蘭就像個柔弱的蛀蟲一樣,依附著裴棲羽,在魂獸潮期間,亦是裴棲羽庇護她,才能好好地活到現在。

縱使有元宗境的修為,誰知道是不是嗑藥嗑出來的,其實戰斗力也就那樣。

她自信自己絕對能將宿陌蘭按著打,就像當初聞翹按著她打一樣,不僅是她的修為是實打實地修煉出來的,也因為她的修為比宿陌蘭高一個小鏡界。

躍上武斗臺時,她看向裴棲羽,陰狠地一笑。

裴棲羽如何沒看到刁凌惜的眼神,他的神色有些陰郁,又有些不屑。

一只搭到他的肩膀上,“裴兄弟,你不擔心嗎?”

裴棲羽轉頭看了眼不知何時蹭過來的師無命,傲然道:“我相信蘭蘭,他們太小看她了。”

魂獸潮時,之所以沒怎么讓她動手,而是覺得沒必要,有他護著她就行。

除此之外,亦是他們曾經覬覦寶鼎城的仙器,決定低調行事,以兔太過高調引來世人的注意,容易招來麻煩。但不代表宿陌蘭就是個柔弱的女子,要是真柔弱,當年在宿星大陸,她哪里能在惡狼環伺之中活下來?

柔弱不過是她的一種天生的偽裝罷了。

“你這么自信?”師無命有些酸溜溜的,“她這是為了你才向那刁姑娘挑戰的吧?”

裴棲羽臉上的自得之色更盛,他矜持地道:“這是自然,那丑女膽敢覬覦我,蘭蘭定要護著我的。”

師無命更酸了,明明他比這魔種好一千倍,為啥就沒有姑娘傾心他,護著他呢?

聞兔兔不懂他們之間的交鋒,發現武斗臺上已經打起來,興奮地道:“要打起來了。”

刁凌惜使用的是一條緋紅色的鞭子,上面彌漫著烈火氣息的長鞭。

先前那條天級靈器的火蟒鞭,被聞翹折斷了。當時那一幕駭到不少人,哪里能想到那般貌美空靈的姑娘,竟然徒手將人家的天級靈器的火蟒鞭折斷,也不知道是那姑娘的手勁特別大,還是那天級靈器只是徒有天級卻無天級靈器的強悍。

在魂獸大陸,天級靈器同樣不好找,刁凌惜損失了一條天級的火蟒鞭,對聞翹真是恨之入骨。現在她只能使用一條地級的火屬性長鞭,完全無法和天級靈器相比。

長鞭所及之處,帶來烈烈熾焰,啪的一聲落在武斗臺的地板上,堅硬粗重的方塊石四分五裂,威力磅礴。

然而宿陌蘭只是隨意地看一眼,舉起她的重劍。

她一劍朝那條長鞭揮下去,明亮的靈光瞬間爆開,刺得周圍的人下意識地閉上眼睛。等他們再睜開眼睛時,發現刁凌惜又損失一條地級長鞭。

在刁凌惜滿臉不可思議中,宿陌蘭已經朝她逼近,重劍挾帶著爆烈的靈光,灼灼而至。

爆靈劍法,爆開的不僅是靈光,還有剛猛炙熱的劍氣,所及之處,仿佛連空間都被破開,是一種威力強大的爆炸性的攻擊。

刁凌惜毫無意外敗落。

重劍朝她斬下來時,她的雙瞳倒映著那挾帶熾白靈光的劍,瞳孔下意識地縮起。

重劍擦著她的頭皮落下,她身下的地板悉數爆開,地面凹陷。

手持重劍的柔弱女子垂眸看她,目光冰冷,一字一句地道:“裴棲羽是我的男人!”

“……”

在世人的注目中,宿陌蘭將重劍收起,跳下武斗臺。

周圍的人下意識地避開。

修煉界的某些約定成俗的常識果然是至理名言,長得柔弱的女修不僅不柔弱,反而是大殺器,招惹不得。

這位使用重劍的女修便是一個例子,雖未修煉出劍意,但那剛猛的劍法,已經說明一切。

宿陌蘭心情愉悅,她一直想要和刁凌惜堂堂正正地打一場,讓她知道她的男人不好招惹。然而當時他們要顧忌城主府背后的兩位妖尊,只能暫時避讓,十分憋屈。

現在那兩位妖尊已經不是問題,自然要痛痛快快地打一場,宣告主權。

最高興的要數裴棲羽,拉著她的手,含情脈脈地看著她。

師無命再次酸了,直呼受不了,拉著聞兔兔就走。

等他們回到客棧時,發現聞翹已經出關了。

看到聞翹,幾只獸都很高興,小鳳凰飛到她的懷里蹭著,聞滾滾也滾到她雙膝,使勁兒地蹭著她,連聞兔兔都變回本體,一只雪白的妖兔,挨在她身邊。

不知為什么,聞姐姐這次出關,身上的味道真好聞,恨不得直接在她身上打滾。

看到這一幕,師無命仿佛看到好些妖獸在一棵神俊漂亮的神皇樹下滾來滾去的場景,忍不住失笑。

宿陌蘭一臉驚喜地道:“聞姑娘,你的修為又晉階了,恭喜。”

聞翹彎眸淺笑,“謝謝。”

這次煉化鳳髓玉皇后,不僅修復她曾經因為火毒侵蝕而一直脆弱的經脈,同時也讓她的修為有所增長。

當聞翹從一片混沌虛無的狀態中回過神時,發現自己的感知正和空間里的所有靈植同化,那種純然的欣喜和渴望傳遞給她,讓她本能地釋放自己的靈力,布澤四方。

靈植們也回以精純的草木精華。

鳳髓玉皇的力量,還有靈植們回饋的草木精華,讓她一鼓作氣,再次跨越一個小境界,直逼元宗境后期。

從她晉階元宗境到現在,不過才十來年,這種修行速度,放在修煉界,快得讓人驚駭。

不過在場之人對她的修為增長速度只有純然的開心,并不覺得有什么。大概是寧遇洲創造的奇跡太多了,有這么一個不合常理的人存在,聞翹這種可怕的修行速度,也變得很正常。

這時,寧遇洲伸手將癡纏在聞翹身上的幾只獸一一拎走。

除了小鳳凰外,其他獸都不敢再蹭過去,雖然聞姐姐身上很香,但有寧哥哥在,他們也不敢光明正大地蹭。

小鳳凰覺得它娘進空間里待了好幾個月,它可想她了,硬是賴著不肯離開。

寧遇洲頓了下,沒再理它,為聞翹檢查她的身體,發現她的經脈已同常人無異,眉眼越發的溫柔。

“不錯,你的經脈已經完全恢復,可以學一些靈修的功法。”寧遇洲取出一枚玉簡,“這是赤日山莊的功法,你可以看看。”

聞翹瞅著他,將之收下。

以前因為經脈脆弱,她所學的都以體修為主,最多只學了個赤日追蹤的步法,很少會碰那些靈修的功法。

對于聞翹出關,眾人都非常高興,七嘴八舌地和她說這段時間發生的事。

“現在整個魂獸大陸的人都知道那上古洞府的存在,天陣盟的麻管事氣得嘴都歪了。”說到這里,師無命幸災樂禍地笑起來,“可惜阿翹妹妹沒有看到那一幕。”

“還有,先前宿姐姐和那刁姑娘打了一場,宿姐姐贏了呢。”聞兔兔也迫不及待地說。

聞翹瞅著宿陌蘭,贊許道:“不錯,沒有哭吧?”

“……我已經很久沒哭了。”宿陌蘭黑著臉說,當年在黑風沙漠,被她踹進那毒蟲堆里,連毀容都經歷過,還有什么好哭的?

寧寄臣沏了壺靈茶,給眾人倒了杯茶,然后坐在那里看著這群年輕人高興地聊天,心情愉悅。

只要兒子和兒媳婦過得好,他就開心。

這段時間,雖然主要煉丹的人是他兒子,但他也要幫忙處理一些靈草,減少兒子的準備工作,讓他能煉制出更多的靈丹。

來求丹的人實在太多,偏偏他兒子又是來者不拒,一副要將更多的人弄進上古洞府的架勢。雖然此舉確實將天陣盟氣得半死,攪亂魂獸大陸的渾水,可也累得夠嗆。

幸好,距離上古洞府開啟的時間也越來越近。

“十天后,我們便出發上古洞府。”寧遇洲朝他們道,“我們和寶鼎城的人一起過去。”

在場的人俱無意見。

因為寧遇洲在這里,可以說寶鼎城幾乎匯集了魂獸大陸中所有高階修煉者——都是來這里求丹的,屆時他們也從這里出發。

人多力量大,路上也能減少些麻煩。

小妖妻(霧矢翊) https://ygdzr.com/baidu/18071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