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神降30(他是神靈...) 回到首頁

神降30(他是神靈...)
和墮落之主談戀愛神降30(他是神靈...)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六族的戰士陸續抵達神隕之地。首先到的是鬼族。由法則化身的阿疾親自打開鬼門,率領一群鬼卒抵達,鬼卒陣列在旁,陰森的鬼氣與這神隕之地的氣息漸漸融合,渾然一體。顧玖察看那群鬼卒,若有所悟。阿疾問道:“阿玖,你可看清楚了?”他就像一個引路者,從來不會主動告訴她真相,只會引導她自己去尋找、發現,繼而做出決定。這是屬于她的命運之路,縱使是神靈,也無權干涉。顧玖道:“他們的氣息和神隕之地極為契合。”“正是如此。”阿疾唇邊含笑。他的笑容素來是清淡的,有一種云淡風輕的不經意,似是不經意間便會消失在這天地之間,仿佛一陣風,一滴水,教人捉摸不定。顧玖凝視他一會兒,突然湊近他,伸手攬住他的腰桿。男人安靜地站在那里,垂眸凝望她,那雙眸子蒙上一層璀璨的星光,仿佛從一個虛無飄渺的神o突然被拽到凡塵,由虛入實,變得鮮活起來。她的心瞬間變得踏實。愛上一位神靈,其實她并沒有表現出來的那般篤定,偶爾也會有些許擔心。擔心神靈的存在是否是真實的,擔心神靈是否能一直陪在她身邊,擔心神靈會不會有一天消失在這廣茂的天地之間,上天入地,再也尋不到她的神靈……她從來不覺得有誰能理所當然地陪著誰,可若他以后不能陪著她,她卻是不愿意的。如果有一天,這世間不容他,那她勢必不折手段,亦要強留他在這人世間,留下屬于她的神靈。“阿玖別擔心。”他在她額間印下一個輕柔的吻,“我會一直在的。”顧玖彎唇笑了笑,靠在他懷里。魔龍看著擁抱在一起的兩人,不高興地甩了甩尾巴。又無視它!但讓它去分開他們,它又沒那膽子,只能將地面拍得啪啪作響,泥土飛揚。漫天飛揚的塵土中,地面龜裂,數十根黑色的藤條從地底竄出,要不是魔龍躲得快,只怕被那些出其不意出現的藤條抽飛。魔龍驚呆了。難道它這么厲害,驚醒什么沉醒在神隕之地的什么怪物?“你們給我分開!”一道又驚又怒的喝叱聲打斷那邊寧靜又溫馨的時刻,只見面容妖冶的男人駕著一只云鶴迤邐而至,一把將那擁抱在一起的兩人分開。魔龍看著從地面竄出來的藤蔓追隨在妖祖身邊,終于恍悟。原來不是它驚醒什么怪物,而是妖族到來了。妖族戰士的出場是從地底出現,由妖藤送過來,轟隆炸開的地面,氣勢十足。顧玖驚訝道:“你怎么來得這么快?”妖祖緊緊地握住她的手,瞪了阿疾一眼,說道:“妖族戰士在神隕之地外候著,我叫一聲就過來了。”雖然他不似法則阿疾這般能窺視真相,不過卻覺得進入混沌之地后,肯定會有需要人幫著干活,于是提前集結一群妖族,這些妖族都是他特地擇選出來的忠誠的下屬。顧玖瞅了眼妖族的列陣,朝妖族笑了笑。阿疾無所謂地看妖祖一眼,神色淡然,心里的優越感愈盛。果然還是他最厲害,開一道鬼門就能將鬼卒弄過來,其他的自己都沒有自己這般強大的手段,阿玖最愛自己是正常的。繼妖族后,到來的是血族戰士。血族戰士的行軍速度是六族之最,比起走捷徑的鬼族和提前有準備的妖族,血族是公認速度最快的。血族始祖帶著一群血族戰士過來,朝顧玖露出一個純真甜蜜的笑容。他窩在顧玖懷里,仰著靡麗至極的臉蛋兒瞅她,“阿玖,我來了,應該沒有太遲吧?”旁邊兩個男人面無表情地看著他。顧玖捏捏他的臉蛋兒,在上面親了口,“嗯,挺快的。”得到一枚香吻獎勵的始祖少年笑容越發燦爛,麗色無雙,讓兩個終于忍無可忍的男人揪了過來,拖到一旁。妖祖笑瞇瞇地說:“阿玖,我們解決一下內部矛盾。”顧玖:“……”神他媽的內部矛盾,偏偏他們都是一個人,這么說也沒錯。接著是神族。神族戰士的出場最拉風,乘坐鳳靈寶車而來,一個個身穿繡著風神花的白色戰衣,整齊又禁欲、淡漠又華麗。神族神子坐在鳳靈寶車上,朝顧玖微微一笑,尊貴圣潔,如那盛開的風神花。顧玖也忍不住回了個笑容。妖祖、血族始祖和阿疾面無表情地看著神子賣騷,堅決不承認這么騷氣的家伙是自己的一部份。已有四族到來。這四族的到來引起在神隕之地活動的六族成員,等他們知道率領戰士前來的人是誰后,都是一臉不可思議。神族神子、妖祖、血族始祖,還有一個深不可測的鬼族,他們為何要集結戰士來這里?在混沌之地某個角落尋找神靈的蘭瑟也很快得到消息。他捏著手中的玉球,臉上露出笑容,“看來瑪麗蘇也有瑪麗蘇的用處。”雖然鄙視那群被顧玖利用的失智男人,不過想到這背后的用意,他收起玉球,轉身離開,朝神隕之地而去。四族的戰士集結在神隕之地,仿佛是一個預兆。不久后,人族戰士也抵達。人族戰士由戮天神劍的劍靈帶領前來,作為煉器宗的鎮宗神器,戮天神劍在人族中的地位可想而知,被人王賦予一定的權利,追隨他的人族戰士不少。人族戰士的到來,讓神隕之地的氣氛越發沉凝。混沌之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神隕之地,六族都在觀望,也在思考,心里隱隱約約有一種預感。神造大陸可能很快就要變天了。神族的神王、鬼族的鬼王、妖族的妖王、人族的人王、血族的親王不約而同地朝神隕之地而來。不同于以往各族之王留守在外界,這一次的六族大戰,各族的王都進入混沌之地,參與這次六族之戰。這是一種心照不宣的行為,同時也是強者對命運發展的某種預測。只有魔族依然未有行動。五族都在觀望,觀望魔族對這事的態度,魔族的駐地成為混沌之地所有種族注目之地。在五族的注目之中,魔族的戰士終于集結,朝神隕之地而來。帶領魔族戰士前來的是一名身材高挑的男子,披著一件黑色斗蓬,無人能看清他斗蓬下的面容,但一身雄厚的魔力,教人心驚不已。他雖然不是魔王,卻擁有比之魔王亦不俗的魔力。魔族何時出現這樣的強者?魔族的戰士騎著魔獸兵團,馳騁而來。前方披著黑色斗蓬的魔族揚手,魔族戰士倏然停下,連身下的魔獸亦規規整整地停下馳騁的步伐,所有魔族戰士用狂熱崇拜的目光看著前方的魔族。魔族拉下黑斗蓬的兜帽,露出一張蒼白卻英俊性感的面容。黑發黑眼,頭上是代表魔族身份的雙角,不管是凝望的眼神,還是微挑的唇,甚至連他看似端正的坐姿,都透著一種性感的姿態,成熟的、英俊的、性感的男性氣息撲面而來。曉是顧玖喜歡黑暗系的男人,此時也被這成熟性感的男人味氣息撲了一臉。“阿玖!”魔獸背上的男人笑盈盈地叫她,駕馭著魔獸來到她面前,探臂將她抱到魔獸背上,用力地摁到懷里,十分激動。終于輪到他擁抱她了。后面的五個男人面無表情地看著他,眼神陰沉無比。顧玖愣了下,試探地問:“小魔物?”魔族嗯一聲,“如果你愿意,你以后也可以叫我阿疾。”“阿疾是我!”鬼族阿族提醒一句。魔族不管,明明阿疾是他的名字,為什么要給其他的自己?顧玖沒理這幾個男人間的官司,好奇地問:“你不是小魔物嗎?怎么變成這樣子?”后面的魔龍不失時機地嘶嘶叫一聲,抓心撓肺地想知道他是怎么辦到的,明明大家都是無盡魔淵的魔物,為什么他能變成人形,它還是一條魔龍。它也想變成英俊又有魅力的魔族!

和墮落之主談戀愛 https://ygdzr.com/baidu/19572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