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四十一章 “割地or賠款” 回到首頁

第四十一章 “割地or賠款”
全職高手之秋木蘇第四十一章 “割地or賠款”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有沒有潛水埋伏一眼就能看出來。

此時的干波湖面雖有陣陣漣漪翻過,但也沒見哪里冒出個腦袋來。

“怎么樣?”春易老此時又是很難得地在頻道里說了句話。

“我們這邊沒發現。”中草堂的人先回答。

“沒發現。”隨后是霸氣雄圖的。

“同上。”

“+1。”

“+2。”

“是不是興欣根本就沒有什么安排啊??”有人說著。

“要我看,興欣要做安排,這個地方也吃虧啊!他們公會的人都是什么等級啊?來這里,別說pk了,小怪這一關就夠讓他們頭痛的了。”又一人說著。

這一人說的卻顯然很在理。

干波湖40—43級的小怪一大堆,興欣公會大部分卻都是30級出頭的玩家,就算今天才剛剛加了點等級的,卻頂多也就是36,37這個等級。

又過了半響。

蔣游忍不住了“td不等了,讓復活點那邊準備好,我們沖”

話音說完,各大公會,紛紛開始行動。

在看那千成,他本就提防著附近,此時一聽到動靜,絲毫不猶豫,一個猛扎竄入了水里。

“臥槽,別讓他跑了,快下水追他”

不到片刻,那水里便出現了不少人。

這時,遠處的一聲爆炸,驚動了所有人。

然后只聽到前面的人正不停的催促。

“快跑啊,水里有埋伏。”

然而再多的叫喊也掩蓋不了接下來的聲音。

“噠噠噠噠噠噠”

一連串的子彈聲響從湖底傳來

“快躲快躲”

“躲n啊,我們在水里,你以為我們是職業啊”

有人驚訝了,在水里怎么可能潛伏這么久,這不符合常理呀,要知道他們可是擱哪蹲了半小時啊。

藍溪閣這邊,系舟結結巴巴的說了一句話“好像……還真有可能”

“什么意思?”眾人紛紛疑惑。

“我記得這好像是一種不常用的技巧。名字我也不記得了,我只記得好像是為了水戰而專門創立的”

“把角色藏在水里,伴隨著浪花的起伏,時不時的輕微抬頭呼吸一口氧氣。”

“雖然已經被淘汰了,但現在的職業也都會用,算是一直職業技巧了”

眾人都感覺一陣無語。這個技巧是職業技能,除了那君莫笑還能有誰。

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已經有人潛了下去,想看看里面究竟是個什么東西。

結果就看到一陣浪花翻騰之后,那幾人就飛出了水面。

“幫忙啊”,有人吼了一句。

雖然老大都還沒有下令是不是繼續戰,但這都有人叫幫忙了,怎么也不能在哪看著吧。

眾人連忙朝那邊湊著,忽得就見那里閃起白光一朵,嚇得眾人都停了下來。

這時有人在頻道里發了一句“怕啥啊,他就一個人,”

話音剛落,就見那君莫笑飛快地向上游去。

“控制住他!不要讓他上水了!”

有人發現這一舉動,立刻判斷出君莫笑氧氣不夠,于是迅速通知眾人攔截。

剛說完,就有兩道人影突然就出現在了君莫笑的頭頂上,正攔了他上浮的路線。

只見兩個忍者職業的玩家,此時用影分身直接跳到了君莫笑臉上,想要試著攔上一攔。

結果君莫笑手一伸,隨手丟了個手雷出來。

水里倒是沒有多大的火光,但是水浪卻是一股股的掀了起來,兩個忍者跟著君莫笑一起都上了水面。

只不過他兩個是被爆炸掀上來的,君莫笑卻是自己游上來換氣的。

浮上了水面的君莫笑也不休息,左一矛右一劍的,把兩個忍者一起攻擊。

那邊蘇沐秋的秋木蘇卻也早就在哪等著了,手上端著雙槍,站在水面上跟著浪花起起伏伏的。

這點沉浮對于一個高玩,是影響不到什么射擊精度的。

槍聲轟鳴中,兩個忍者在水面上不住地翻滾著。

“喂,你不要當觀眾啊!”葉修突得喊了一聲。

只見那岸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劍客的角色,頭上那明晃晃的公會前綴,仿佛在告訴眾人,他也是興欣的。

那人嘿嘿一笑,大叫一聲“開席了”。

隨后抬手一個銀光落刃飛向了蔣游等人。

“靠~”

蔣游幾人剛剛才跟著君莫笑浮向水面,還沒站穩,便被這一發劍氣給打亂了手法。

“噗通一聲”

再次跌入了水里。

見狀,吩咐了一聲,君莫笑便再次進入了水底。

一時間,水里戰火紛飛,水戰,誰打得過職業呀,眾人明悟了。

都紛紛往上浮,企圖擺脫藏在水里的君莫笑。

誰知這邊剛一露頭,便聽“噗”的一聲槍響,便再次被打入了河里。

向那看去,只見蘇沐秋穩穩當當的站在湖面,不停的轉動視角,時不時的開幾槍,把那些想浮上水面的都給攔住了。

眾人一看,好家伙這可怎么辦,湖里有君莫笑,湖面有秋木蘇,這倆人一上一下,把他們都給夾死了。

這時有人提議“不如我們先游到靠岸邊的地方,然后在上岸,這樣總比在這里被困死強。”

“我看行”眾人都表示認可。

隨后都朝著岸邊游去。

可誰也知道,那劍客并未如同君莫笑那般進入水里,也并未參與湖面的戰斗,而是默默的站在岸邊,仿佛在等著什么。

這不,有人剛摸到岸邊,便聽到了一句“社區送溫暖了~”隨后便被一道亮光給逼了下去。

那人被擊入水里,眾人紛紛圍了上來。

“什么情況”,天南星問道。

“那上面有埋伏,一個劍客守在哪里,我剛一上去就被一記拔刀斬給打回來了”那人回話。

“什么?”眾人一驚。

現在糟糕了,路被堵死了,岸上上不去,湖面也上不去,這湖底更是待不得。

“現在怎么辦啊”有人急了,在團隊里問道。

幾位會長此時也都十分焦急,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

打又打不過,跑又跑不掉。

不到一會,又有人的角色被溺死了。

這一場景,更加讓幾位會長感覺到了社會的無奈。

“要不,我們投降吧”角落里傳出一個怯懦懦的聲音。

有人正想反駁。

卻是聽到春易老等幾個會長都嘆了嘆氣。

“唉,那就投降吧”

這一刻,這幾位會長如同一位位年事已高的老人。

千波湖的這場行動,各大公會以的死傷慘重的代價,再次證明了興欣的強大。

“大神……咱商量個事唄”蔣游說。

“你說”

“咱認輸,咱不打了行不行”蔣游直接了當的說。

“行啊割地還是賠款”

蔣游看到前半句正打算高興,卻突然又看到后面還跟了幾個字。

“什么意思”蔣游問。

“哦哦,割地就是你們把千波湖讓出來,賠款就是老樣子,我給你們出個清單。”葉秋淡定的回答。

“這這這,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投降嘛,不都要割地賠款嘛,我這還是讓你們二選一,很公平了”葉秋說。

討論組這邊。

蔣游把話原封不動的告訴了眾人。

“怎么說”

“還能怎么說,千波湖是不可能讓出去的,那只能賠款了”

不一會兒,君莫笑發來了一長串的材料清單過來。

眾人都傻眼了,好家伙,這咋不去搶,可是這要是不給,又打不過別人,于是眾人商量了一下,每家都湊一點東西給他送了過去。

全職高手之秋木蘇 https://ygdzr.com/baidu/20915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