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2章 序章(2) 回到首頁

第2章 序章(2)
燕歸巢第2章 序章(2)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滿門忠良,馬革裹尸,卻被指通敵叛國!

何其可笑,又何其可悲!

細細去想,當初若是她許清墨沒那么傻,為了這個害死她全家的人披甲上陣,若不是她在戰場上親眼看著謝蘇羨臨陣倒戈……

如今,她大約還是那個整日里霧里看花的千金大小姐吧!

許清墨其實早就死了,在謝蘇羨一劍刺向她的時候,她就已經死了,只是這個軀殼還被困在這里。

“你知道的,顏朱諾只是一個工具,我需要她父親的兵權,這個太子妃,她只是虛坐著的,等我登基,我一定讓你從中宮大門抬進來,一身正紅嫁衣,做我的皇后,我曾經就答應過你,你是我唯一的正妻!”謝蘇羨輕聲說道。

許清墨看著謝蘇羨,只覺得惡寒,當初他就是用這種鬼話騙得她,乃至整個許家對他死心塌地,可是后來呢,許家被他迫害得滿門覆滅!

她實在是想不通了,許家都沒了,自己還要什么值得他這么哄騙呢?

謝蘇羨涂好了藥,拿起一旁的鐵鏈準備重新拷上。

許清墨抬了抬眼,忽然拉住謝蘇羨的手,謝蘇羨愣了一下,抬頭看向她:“怎么了?”

“我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覺得盛裝打扮的顏朱諾,這么漂亮!”許清墨的聲音很輕。

謝蘇羨有些聽不清,就靠近了些:“你說什么?”

許清墨撐起腰身,靠近謝蘇羨,附在他的耳邊,輕聲說道:“謝蘇羨,你去死吧!”

手中的珠釵狠狠地扎進謝蘇羨的心口,他的瞳孔瞬間放大,她用盡全身的力氣推開他,瘋狂的往外跑,撞倒了早就熄滅了的香爐,香爐里的灰燼落在她的腳上,可她卻來不及感受滾燙,她只想跑出去。

推開門的那一瞬間,迎面而來的便是青樓里的喧囂!

低頭一看,到處鶯歌燕舞,虛幻的繁華下,盡是悲戚的白骨。

謝蘇羨追了上來,他的臉色蒼白,像是看到了什么很可怕的東西,他伸出手,試圖抓住許清墨:“墨兒……”

“謝蘇羨,尊貴的太子殿下……”許清墨爬上欄桿,她看著謝蘇羨冷聲說道,“我愿以我的性命起誓,詛咒你,詛咒你永生永世,眾叛親離!”

許清墨向后倒去,沒有半點猶豫,極其的決絕,亦如她當初抱著必死之心上戰場時的模樣,分明孤身一人,卻好似身后有千軍萬馬。

“不要……”謝蘇羨沖上來,他眼睜睜的看著許清墨的裙角從自己的手心里滑走。

轟然落地,一聲巨響,許清墨就像是一個破布娃娃,從高樓墜下,落在了地上,血從她的嘴里不斷地溢出來,身后的血跡也緩緩浸濕她的衣衫!

她看著站在高處,滿臉震驚的謝蘇羨,緩緩露出了最后一絲微笑,決絕,且釋然。

謝蘇羨聲嘶力竭地喊著她的名字!

而就在下一刻,就憑空出現好幾個人,捂著他的嘴巴,堅決地把他拖走!

許清墨知道,那是他的暗衛。

早就死了的許清墨在入云閣墜樓,這個事情若是被朝堂上的那些人知道了,難免會起疑心!

尤其是那個坐在高位上的男人,身為君主,他疑心身邊的所有人。

而許家的覆滅,原本就疑點重重,所以當朝太子若是被發現出現在這里,所有的疑點,都會指向這位東宮太子。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東宮,可不是那么容易坐的。

許清墨從來沒有想過,在最后一刻,送她解脫的,是那個一直與她作對的顏朱諾,她滿頭的朱釵,琳瑯滿目!

她清晰的記得顏朱諾在她耳邊說:“……你早就該死了,只有你死了,我才能成為真正的太子妃!”

只可惜,這個顏朱諾沒出息了這么多年,至今還是沒出息!

她明明可以親手弄死許清墨,卻不敢下手,只敢偷偷的把朱釵塞進她的手里,簪子尤其的尖銳,只要輕輕的劃破咽喉,她就可以一命嗚呼。

只是,她可是許清墨啊,就算死,也得讓所有人都知道,她許清墨死了,而不是悄無聲息的死在這個骯臟的地方。

太子也好,太子妃也罷,她縱然是死,也得讓他們知道,許家人的血肉不是那么容易吃下去的。

許清墨死在了入云閣,皇帝必然要徹查,謝蘇羨被顏朱諾的簪子刺傷,他也必然會借機整治她,她一死百了,可總要有人徹夜難眠,以藉慰她的亡靈吧!

因為許清墨的墜樓,入云閣,尖叫四起,亂成一團,所有人都在往外跑,卻有一個人緩緩走過來,他在許清墨的面前蹲下,他看著她,輕聲問道:“許清墨,你不是早死了嗎?怎么會在這里?”

許清墨緩緩回頭,面前的少年,她認得,是永昌侯府的世子爺孟和桐,是已故永昌侯的獨子,算是個紈绔子弟,但是手頭上沒有人命!

像是中了邪一般的,許清墨看著他,伸出手拉住了他的衣擺,輕聲說道:“小世子,帶我走,哪里都好,一卷草席就好……”

這是許清墨最后的一絲絲傲骨,她是許家的人,她可以死在戰場,馬革裹尸,卻不想躺在這個煙花之地。

許清墨的聲音已經很輕了,可是他聽到了!

他看著她許久,久到許清墨以為他會拒絕的時候,他卻脫下外袍,彎下腰,輕手輕腳的將她裹起來,抱了出去。

走出青樓的那個瞬間,陽光刺眼,她看著那一抹久違的陽光,竟然輕輕的笑了:“若是有下輩子,我一定報答你……哪怕一卷草席……”

“死都死了,還說什么報答呢!”孟和桐看了許清墨一眼,眼中竟然透露了幾分心疼。

許清墨以為是自己看錯了,便沒放在心上:“……誰知道呢,萬一有下輩子呢……”

“下輩子?若真的有下輩子,你給我做媳……”

許清墨聽不到他說什么了,她緩緩的閉上眼睛,眼前逐漸黑暗。

真正的許清墨,終于死了!

那個曾經名揚五湖四海的女將,用最可笑的方式死了,死在了青樓,連為她收尸的,都是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紈绔子弟。

燕歸巢 https://ygdzr.com/baidu/21561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