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323章 勇士 回到首頁

第323章 勇士
燕歸巢第323章 勇士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孟和桐看著許清墨半晌,目光里帶了幾分難過:“所以,你答應嫁給我,只是因為你可以在我面前不用偽裝淑女,不用乖巧懂事?”

許清墨抬眼看向孟和桐,眉頭一皺:“不然呢?難不成你還想從我嘴里聽到我說,我因為你有心上人,夜不能寐,氣得肝疼還不能吭聲嗎?”

孟和桐一愣,隨后立即就笑了:“所以,你這些日子,是因為我說我有心上人,所以才悶悶不樂的?”

許清墨沒吭聲,不搭理他。

孟和桐卻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一樣,忽然上前,一把將許清墨抱了起來,然后在原地轉了好幾圈,許清墨被嚇得緊緊地抱住了孟和桐的脖子。

孟和桐停下來看著許清墨的時候,目光一瞬不瞬地看著她:“你不會反悔的對吧!”

“你先放我下來!”許清墨被他嚇得不輕,生怕他一個松手直接把她甩了出去,所以只能緊緊地抱著孟和桐的脖子。

“你先告訴我,不然我不會放你下去的!”孟和桐盯著許清墨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

許清墨察覺到了孟和桐的認真,目光也漸漸地變得凝重:“那你先告訴我,如果我一直這么任性,不顧家,做不到溫良淑德,你不會后悔嗎?”

“不論你是不是嫁給我,你只要像你現在這樣的生活,你可以看你喜歡看的書,可以騎馬奔騰在草原之上,你可以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事情!”孟和桐看著許清墨的眼睛,很認真的答復道,“許清墨,我喜歡的是你,不是成為我妻子的你!”

許清墨沒有說話,就這么看著孟和桐的眼睛,很久以后,她忽然湊到他的面前:“如果,你可以一直不后悔,那我也不會后悔!”

孟和桐的眼睛一亮,猛地扣住許清墨的后腦勺,直接咬住了她的唇,許清墨吃痛,下意識地張嘴呼通,他的舌尖卻趁機溜了進來。

許清墨抵著孟和桐的胸膛,想要掙扎,卻直接被孟和桐摁在了院子里的草皮上。

一直到許清墨快要不能呼吸的時候,孟和桐才放開了扣著許清墨后腦勺的手,他抵著她的頭,呼吸一點一點噴灑在她的頸窩里:“我很高興!”

“嗯?”

孟和桐將頭埋進她的頸窩里:“我一直以為是我在一廂情愿,一廂情愿地喜歡你,一廂情愿地逼迫你嫁給我,我以為,你會恨我,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害怕你推開我,害怕你……不喜歡我……”

許清墨感受著脖頸里一點一點的溫熱,她伸出手輕輕的摸了摸孟和桐的頭,她的耳朵紅得通透,她根本說不出什么安慰他的話來,只能一下一下地,試圖安慰著他。

“我現在,我現在就入宮去找陛下,我讓陛下給我們賜婚!”孟和桐猛地抬頭,“我現在就去!”

沒等許清墨反應過來,孟和桐就抱著許清墨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后就要往外跑。

許清墨看著火急火燎的孟和桐,還沒來得及說話,他就已經沖出了院門口,然后被守在外面的寧遠侯和許延泉逮了個正著。

孟和桐看到寧遠侯和許延泉的時候,沒有半點覺得哪里不對,反倒是笑著一把抱住了許延泉:“你妹妹答應了,你妹妹答應嫁給我了,她答應我了!”

一旁的寧遠侯冷眼看著孟和桐:“所以你現在打算去哪里?”

“入宮啊,我現在就入宮請陛下和皇后娘娘賜婚,我一定要讓許清墨風風光光的嫁給我!”孟和桐看著寧遠侯的眼睛都在發光。

寧遠侯微微挑眉:“所以,你現在是準備從我寧遠侯府的大門口出去是嗎?”

“是啊,怎么了?”孟和桐看著寧遠侯,眼里還是滿滿的喜悅。

“怎么了?呵……”寧遠侯冷笑了一聲。

許延泉冷眼看著孟和桐:“你記得你是從哪

里進來的嘛?”

“就那個墻啊,我從府外的那棵楊樹爬到墻頭,再從房頂上進來的……”孟和桐終于意識到有些不對,“這……對不住啊,我不小心走錯了,我現在就走,現在就走!”

“走錯了,去你他娘的!”許延泉一個鎖喉直接控制住孟和桐,“我說墨墨怎么隔三岔五地在房頂上刷桐油呢,原來防的就是你這個狼子野心的混賬東西!”

孟和桐的慘叫聲一聲比一聲慘厲,吵醒了已經休息了的婢女,花楹換身衣服出來看到許清墨在外面的時候,滿臉的驚訝:“姑娘,你怎么在這里?”

許清墨面色不變:“睡不著,出來看看月亮!”

花楹抬頭看了一眼一顆星星都沒有的天空,隨后目光落在的許清墨有些紅腫的嘴唇上:“姑娘,你的嘴巴怎么了?怎么腫起來了?”

許清墨的臉“唰”地變得通紅,她目光游離:“這個烤鴨里面的蔥太辣了,辣到了!”

花楹滿臉狐疑地看著是桌子上的烤鴨:“姑娘……且不說這個蔥有沒有這么辣吧……就,這個烤鴨哪里來的?”

“我困了,我先回去睡覺了!”許清墨丟下一句話,直接跑回了屋子。

花楹看著桌子上的烤鴨半晌,然后回頭將身邊出來看熱鬧的丫頭都趕了回去:“看什么看,還不回去,明天早上不用干活了?”

花楹作為大丫頭,在院子里頗有威嚴,一個個的聽到花楹的斥責以后,就紛紛回了院子,花楹在院子里銷毀那個可以作為證據的烤鴨。

曲蓮回來的時候,就正巧看到花楹在收拾那份烤鴨,然后湊到花楹身邊說道:“花楹,你猜猜看,外面發生什么了?”

“永昌侯潛入姑娘的院子被侯爺發現了,現在多半正在挨打!”花楹頭也不抬一下。

曲蓮滿臉的詫異:“你怎么知道?”

“你告訴我,整個京城里,還有哪個這么不要命的,大半夜的潛入寧遠侯府給咱們姑娘送烤鴨的!”花楹指著桌面上的烤鴨,冷聲說道。

曲蓮看著那份只吃了一點點的烤鴨,忍不住搖頭:“不得不說,永昌侯在這方面,算得上是勇士了!”

燕歸巢 https://ygdzr.com/baidu/21561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