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328章 哭哭啼啼 回到首頁

第328章 哭哭啼啼
燕歸巢第328章 哭哭啼啼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許清墨,你站住!”何文倩在內院的回廊里攔下了走在前面的許清墨。

許清墨緩緩回頭,看向身后風塵仆仆的何文倩,目光淡淡的:“有什么事嗎?”

何文倩走得有些急,這會兒還有些喘氣,但還是上前來:“我原本以為你是一個很坦率的人,在杭州的時候,你幾次三番地阻攔我和孟和桐相處,我還以為你真的是為了我,卻沒有想到,原來你是一個私心這么重的人!”

許清墨看著指著自己大罵的何文倩,緩緩伸出手拍掉她的手:“舅母沒有告訴過你,用手指著別人是一件很沒有禮貌的事情嗎?”

許清墨用的力氣頗大,何文倩吃痛,捂著手腕呼痛:“許清墨!”

“我就在這里,你用不著這么大聲的跟我說話!”許清墨冷艷看著何文倩,“你的意思是覺得,我故意攔著你,不讓你和孟和桐相處,然后才會被我捷足先登,是這個意思嘛?”

“難道不是嗎?”何文倩一想起方才許清墨站在那里,滿面春風的樣子,便氣得紅了眼。

許清墨看著面前的一副快要被自己氣哭的何文倩,勾了勾唇角:“我問你一個問題吧,你覺得,如果沒有我的話,你有機會認識孟和桐嗎?”

“我……”何文倩語塞。

“且不說什么兩情相悅吧,我們就說一說先來后到的問題吧,我和孟和桐算得上是青梅竹馬,你呢?你算什么?”許清墨冷眼看著何文倩,“橫插一腳,還失敗了?”

何文倩被許清墨逼退了一步:“你,你這是強詞奪理,分明是你自己說的,你對他沒什么想法,你,你陰險!”

“在杭州城的時候,我對他是沒什么想法啊!”許清墨微微挑眉,嘴角噙著一抹似是而非的笑容,“回京以后,也是他當著眾人的面,求皇后娘娘賜婚,我被逼死路,難不成還要抗旨不成?”

何文倩接不上話來,她看著許清墨好半天,氣得手發抖,只能瞪著許清墨:“你,你,你……”

“我什么我!”許清墨多少有些厭煩了,“在杭州城的時候,孟和桐就已經是永昌侯了,正一品的世襲爵位,我倒是想問你,你是傾國傾城貌美如花,還是身家背景高貴異常,他孟和桐怎么就會娶你了呢?”

何文倩怎么也沒有想到,許清墨竟然會說出這么傷人的話,眼睜睜地看著許清墨,眼眶里已經開始有了淚意:“許清墨,你,你太過分了!”

許清墨卻沒有半點憐憫,她冷眼看著何文倩,眼中甚至多了幾分厭惡:“清源何氏的大小姐,沒有半點當家做主的威嚴模樣,反倒去學那些小門小戶的矯揉造作的做派,我倒是想問問舅母,她就是這么教養你的嗎?”

大約是許清墨說話的時候太有氣場了,何文倩的眼淚直接就被逼了回去,她淚眼朦朧地看著許清墨,卻再不敢多說什么。

許清墨瞧著何文倩這副窩囊模樣,越發覺得討厭難受,沒有再說什么,轉身離開。

若是何文倩就這么乖乖地離開了,這件事到這里也就算了,可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杭州城里頭被慣壞了,受不了這個委屈,竟然隨手抓了一把回廊外頭的泥巴,對著許清墨就丟了過去。

許清墨側了個身就躲了過去,可正巧過來找許清墨的正陽公主可就沒那么好的身手了,那坨泥巴正正好好,不偏不倚地,直接砸在了她的臉上。

瞬間的安靜以后,便是婢女的怒聲斥責:“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襲擊我們公主!”

何文倩的臉瞬間變得蒼白:“我,我不是故意的!”

正陽長這么大,哪里經歷過被人直接拿泥巴丟在臉上的事情,當下就急得哭了起來,又急又氣,捂著臉吧嗒吧嗒地掉眼淚。

沒多久,這個事情就驚動了府上的長輩,許延泉第一個趕來了過來

,趕緊幫正陽公主遮掩著,回院子里清理去了。

許大娘子和何大娘子趕過來的時候,許清墨一臉冷漠地站在那里,何文倩則跪坐在一旁殷殷切切地哭著。

“這是怎么了啊?”何大娘子看何文倩這副模樣便知道,是自己的女兒闖了禍,又涉及公主,連帶著聲音都有些發顫。

“我沒有!”幾乎是下意識的,何文倩就開始否認,她淚眼婆娑地指著許清墨,“都怪她,明明是她把公主推過來的,我真的沒有丟公主泥巴……”

許清墨冷笑一聲:“不是你丟的,難不成是我丟的不成?你撒謊也要有點腦子吧,公主就在院子里,隨便問一問,你就穿幫了!難不成你等會兒還要說是公主在撒謊不成!”

何文倩哽咽,眼中滿是求助地看著何文倩,在場的人都是聰明人,自然知道,多半是何文倩對許清墨與孟和桐定親這件事有意見,卻不想,不小心牽連到了公主。

何大娘子看了看何文倩,然后又看了看許清墨,只能放低姿態,走到許清墨面前,拉住了許清墨的手:“墨墨,倩兒年紀小,你別和她計較……”

許清墨甩開何大娘子的手,拉住許大娘子的手,再抬眼,也是滿臉的委屈。

原本在一旁看著的何大娘子,一看到許清墨這副要哭鼻子的樣子,瞬間母愛泛濫,一下子就將許清墨拉到了身后:“大娘子這話說得,我們墨墨才多大啊,也是個孩子啊!”

何大娘子看著空空如也的手心,瞬間尷尬得不知道該說什么。

孟大娘子姍姍來遲,看著跪坐在地上哭哭啼啼的何文倩,忍不住皺眉:“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說,非得這么哭哭啼啼的?”

何文倩哭泣的聲音戛然而止。

而站在一旁的許清墨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冷笑了一聲:“何姑娘好本事啊,收放自如,南曲班子的頭牌都沒你厲害!”

“許清墨!”何大娘子怒斥,“你怎么說話的!”

“何大娘子!”許大娘子皺眉,“你若是對墨墨有什么不滿,盡管直說,用不著你來呵斥!”

燕歸巢 https://ygdzr.com/baidu/21561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