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330章 棋高一著 回到首頁

第330章 棋高一著
燕歸巢第330章 棋高一著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我舅母來了!”許延泉看著孟和桐,滿臉的無奈,“好在你棋高一著,求了陛下的賜婚,不然,有何家橫插一腳,還不知道會出什么岔子!”

聽到何家入京的時候,孟和桐心提了一下:“就這樣?”

許延泉看了一眼孟和桐,隨后嘆了口氣:“我有好些日子沒有去過杭州了,我大婚的時候,墨墨及笄的時候,大舅舅家的女兒都沒來,所以我也沒見過這個表妹,卻沒想到,今日一來,就同墨墨吵了起來,還將泥巴丟到了正陽的臉上!”

“何倩文也來了?”孟和桐忍不住皺眉。

許延泉愣了一下:“怎么?你和我這個表妹,難不成還有什么淵源?”

孟和桐看著許延泉摩拳擦掌的模樣,知道自己要是說錯話,運氣好的話就,就是挨一頓打,運氣不好的話,說不定這樁婚事就要黃了,所以趕緊解釋道:“這事跟我可沒有半點關系!”

“嗯?”微微抬起下巴,滿臉的威脅。

孟和桐斟酌用詞,隨后說道:“我去杭州的時候,曾在何家小住過幾日,當時你妹妹也在的,我不論去哪里,都是和她一起的,我發誓,我絕對沒有和何倩文任何單獨相處的機會,但是……”

“但是?”許延泉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大約,也許……你這位表妹,對我可能,大概有點別的意思……”孟和桐的聲音越來越輕,滿臉的心虛。

許延泉的眉頭皺得都快夾死一只蚊子了,許久以后才罵道:“感情是你的桃花債啊?那塊泥巴合該丟在你臉上,反倒是讓正陽公主替你挨!”

“我有一幅前朝柳公的字畫,我回去就讓人給你送過來。”孟和桐趕緊賄賂道。

許延泉“哼”了一聲:“這還差不多!”

孟和桐長長的吁了一口氣以后,才小心翼翼地問道:“許清墨她,可有受什么委屈?”

“她能受什么委屈?”許延泉挑眉,“你看看何倩文那副小家子氣的樣子,是吵得過墨墨,還是打得過墨墨?我母親那個人,又是最會護犢子的,你盡管把心放肚子里。”

孟和桐這才松了一口氣,隨后又問道:“那……何錦山呢?”

“我瞧他倒是沒有什么失望的神色,想來也是個明白人,對這樁婚事本就沒有抱什么特別大的期望,所以也沒有什么特別失望的感覺。”許延泉輕聲說道,“大舅舅為了何家,受了不少的委屈,這些年,我父親有心提攜,只是這何錦山,并不上進,我舅舅又不強求,這一趟,多半也是我舅母的心思。”

“何大娘子費盡心機,也不過就是為了兒女的前程!”孟和桐頗有感慨。

許延泉無奈地笑了笑:“再怎么費盡心機,也得看兒女愿不愿意啊!何錦山自幼就喜歡享樂,本就不是什么特別上進的,就算攀了高枝,也不會有什么建樹!”

孟和桐沒有再說什么,只是一把攬住許延泉:“我未來的大舅哥,今日難得休沐,不如一起去喝個小酒慶祝一下?”

許延泉沒什么理由拒絕,就一起去了酒樓喝酒。

許清墨在許延泉的院子里坐到傍晚,才回了自己的院子,卻不想這么短短的距離,竟然遇上了何錦山。

何錦山像是剛從外面回來,走得很急,看到許清墨的時候,還有些驚訝:“表妹……”

許清墨退后一步:“表哥這么急匆匆的是要去哪里?”

何錦山面露難色:“有些事情,我得去看看倩兒!”

許清墨明白,多半是這何倩文又出什么幺蛾子了,便點了點頭,沒多說什么,從他身側而過。

就在許清墨準備離開的時候,何錦山忽然叫住了許清墨:“表妹……”

許清墨緩緩回頭,然后看向何錦山:“怎么了?”

“你,別和倩兒置氣!”何錦山有些為難地說道,“雖然這么說,對你來說不公平,但是倩兒她,與你不同!”

許清墨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何錦山。

何錦山猶豫了一會兒,然后說道:“倩兒從出生起,模樣便生得不好,家里的弟弟妹妹,個頂個的容貌出眾,表妹你尤其……倩兒自幼便因為容貌多有自卑,再見到你以后尤其的明顯,她心儀永昌侯,并沒有過錯!雖然是她失禮在前,但還是希望你能不要與她計較!”

“容貌有這么重要嗎?”許清墨微微皺眉。

何錦山看著許清墨,有些無奈的說道:“表妹你從小到大都是出奇的漂亮,即便坊間對你的傳謠多有潑辣這種詞匯,上門提親的人,依舊絡繹不絕,而倩兒,她自幼讀四書五經,賢惠端莊,議親時卻頗有波折!”

許清墨并沒有反駁,反倒是認認真真地聽著。

“你也好,我也罷,我們都吃到了好容貌所帶來的紅利,所以才會覺得容貌并非那么重要!”何錦山輕嘆了一口氣,“可倩兒從小卻因為容貌遭遇過多的白眼和諷刺,心中自卑,在所難免……至于永昌侯,年少時遇到那么的驚艷的人,總是會難以放手,所以,懇請你,多寬待些!”

許清墨看著何錦山許久,然后點了點頭:“好!”

何錦山愣了片刻,其實他說這么多的時候,并沒有想到許清墨會原諒何倩文,所以在聽到他說話的時候,反倒有些驚訝。

許清墨轉身離開,在沒有逗留。

走到一半,花楹終于還是忍不住問道:“姑娘為何就這么松口了?”

“因為我覺得她說得很對。”許清墨輕聲說道,“從小到大,我被人夸贊得最多的就是容貌生得很好,所以小的時候,即便明明是我欺負別人,可旁人總是會對我多有幾分寬恕,其實就是我吃了自己容貌的紅利,這并沒有錯!”

“所以,姑娘這是同情……”

許清墨搖頭:“是覺得人之常情,人在年少的時候,遇到過太過驚艷的人,往往會在一個不小心就蹉跎了自己的歲月,何倩文并沒有什么大的過錯,只是遇上了一個太過驚艷的人!”

燕歸巢 https://ygdzr.com/baidu/215614/index.html